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买了两千块的媒体证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现场可以凭超话领取应援手幅,我却没有关注过超话(CP路人粉就不能有人权吗

无论爱与不爱,眉眼里都是深情款款。

我爱山东人。

我怀念的 是一起做梦

平生多情,次次真心。

真情实感遭报应,听到了吗?

[卜凡x你]和卜凡谈恋爱的日常小事

甜的我满地找头

甜三岁来了:

「和卜凡谈恋爱的日常小事」
文/甜三岁来了
-本文又名[贫穷小夫妻的恋爱二三事][男朋友脑回路清奇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谈一场日常想分手的恋爱是什么感觉]有私设❗
1.
没和卜凡谈恋爱那会儿,我觉得他贼有钱。
那大金链子貂皮大衣,还有手指上戴的据说是南非巨钻的大戒指,简直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高端暴发户的感觉。
我也这么跟卜凡说了,说这话的时候,我俩正坐在一家沙县小吃店里嗦粉,卜凡一听差点儿笑尿,当场脱下手上戒指送给我,还特严肃。
卜凡:送你,淘宝十九块九,我领了个券,九块九包邮,千万别嫌弃
我:送戒指给我求婚呢?
卜凡: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法啊
我:拉几把倒,你刚还说这戒指九块九包邮,我才不稀罕
卜凡啧了一声:你这人,你怎么说脏话呢?
我:?
卜凡:比我都爷们儿,我这容易爱上
我毫不犹豫:那你爱呗
他一愣,下意识嗦了一大口粉,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巨型仓鼠,然后他说,行吧。
2.
然后我俩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的时候很巧,他穿了件貂皮大衣,面无表情,沉稳的像要去走秀的高级男模。
我摸摸他的貂:挺贵吧?我看你节目里好多件貂,组合演出人家都穿皮衣就你穿貂,太他妈高端
卜凡双手插兜,抖抖大金链子,特高冷:你懂什么啊,演出那天零下四五度,穿皮衣不得冻死我啊?
我:你有点儿偶像包袱行吗?
卜凡:这不还没成为偶像呢,成了再背上呗
我:……
3.
也就是在一起之后,我才发现卜凡是真穷。
早餐是路边四块一个的煎饼果子,发工资了会奢侈一点儿加个蛋。上班骑的是小黄车,睡觉睡的是合租屋,最磕碜的是,连个睡衣都没有。
有天我和他饭后散步,路过一家彩票店,我就拉着他进去买了两张刮刮乐。
五块一张,卜凡掏了十块,他嚷嚷着贵。
刮奖之前,我咬着奶茶吸管问他:咱要是中了五百万,你打算怎么花?
卜凡想了想:那我就开一家小黄车公司
我:为啥是小黄车?
卜凡:大街上小黄车都太矮了,我腿伸不开,我得买个配得上我身高的小黄车
我当时就骂他:有点儿出息成吗?你都有五百万了还骑个屁的小黄车啊?
卜凡一愣,挠挠脑袋:说的也是,那我就打出租吧
我彻底绝倒。
我觉得,跟卜凡这人压根就不能用正常脑回路交流。
4.
刮奖刮出来了,中了五块钱。折合奖券钱,我俩还亏了五块。
卜凡从刮出奖之后就一直跟我絮絮叨叨:早说别买,你看亏了吧,有这钱我能给你买一加蛋手抓饼,多实在
我:你闭嘴
5.
因为这五块钱,我俩晚餐变成了康师傅方便面,还加了两颗卤蛋。
吃面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你说有钱人吃泡面喝不喝汤啊?
我当即一拍桌子:有钱人喝酸奶都只舔盖的好吧?
卜凡表情特嫌弃:都有钱人了还吃什么泡面,傻了吧唧的
我愣是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报我刚才嘲笑他开小黄车公司的仇。
我跟他说:你一大男人这么小气不能够吧?
卜凡特正经:男人,就应该在该大的时候大,该小的时候也得小一点儿
……
我:卜凡你再开车我揍你啊
他没说话,就看着我笑,贱兮兮的,一副“你跳起来只能打到我的膝盖”的欠揍表情。
6.
老实说,卜凡哪儿都好,就是他的身高,常常让我有想抓狂的冲动。
比如说拥抱的时候,想来个韩剧煽情版,仰起头脸靠在男主角肩上啊什么的,结果我跟卜凡一抱,他的确是俯下身了,就是我脖子差点儿仰了了个360°断气而亡。
我不止一次跟卜凡吐槽过这个问题。
卜凡这个直男觉得这很好解决,当场一只手就把我抱起来了。这下别说靠他肩头了,靠他头顶都行。
我跟他抗议:我觉得这抱姿太不浪漫了
他满不在乎:咱俩纯爷们儿整那花里胡哨的干嘛
我:你才纯爷们,我纯娘们好吧?
卜凡抬眼看看我,眼神从上到下打量我一遍,刻意在某个位置顿了顿,然后眉毛耸的老高:没觉得你比我大多少啊
我:……
行,出息了,都嫌弃糟糠之妻了。
我扯着他袖子低下头跟他哭:你是不是出名了就嫌弃我?你是不是想分手?啊?
卜凡一下有点懵:我不是、你可别哭啊我受不了这个,我觉得你挺好的,我逗你玩呢……
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
我正憋笑憋的厉害,下一秒,他一把将我头抬起来:你套路我呢?!
我捂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被他长臂一把捞回来,摁在腿上打了两下屁股。
我顿时炸毛,扭头去打他:卜凡你这个家暴男!
他一听:你从哪儿学的这些,不像话啊
我:谁让你打我!
卜凡想了想,试探道:要不你也打我两下?
我抬手就准备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他扭着身子往后躲,抖了两下肩,语气贱兮兮的:打不着,你打不着
我直接一脑袋撞他胸前。
没控制好力道,鼻子撞的有点儿痛,却只感觉到他胸前硬邦邦的肌肉。
卜凡立马松开我的手去看我的脸,口中振振有词:皮孩子,玩脱了吧……
这么说着,他手下却很温柔。
他这动作杀伤力太大了。
于是我看着他一本正经,满满透着高级的脸蛋,当即抱住他脸一口亲上去:亲爱的,你可太几把帅了!
7.
卜凡不喜欢我说脏话,这点我是知道的。
但是从我说完那句话之后,他又多了个要求——别叫他“亲爱的”。
我太好奇了:为啥啊?
他难得的脸红了一下,面无表情的,看起来贼严肃:你这样,我容易害羞
之前他说,我说脏话比他爷们儿,这会儿我喊个亲爱的,他又害羞起来了。
我语气很沉痛:卜凡,你知道你有个硬汉的外表,你就得硬汉一点儿知道吧?你这样我容易觉得我在搞拉拉
卜凡不服气:我挺硬的
我:不许开车
8.
睡觉的时候我俩通常喜欢聊会儿天。
聊天聊地聊以后,扯着啥聊啥。
我最喜欢问卜凡:你红了之后第一件事想干嘛?
卜凡:没想过,整那虚的没意思
我:那你现在想想
卜凡就真的认真想了想。
他趴在床上,脑袋背对着我,头发短短的,摸上去有点儿硬。
然后他说:以前想的是,要是红了,就给我爸我妈买个新房子
我说:现在呢?
卜凡顿了顿,声音从那头传过来,有点儿闷闷的:现在想,要是红了,以后带你喝奶茶就喝个全套的,吃康师傅给你买两个卤蛋,早餐换成手抓饼,然后……再给我爸我妈买套房子。
我听着听着,就想笑:你有钱了还带我喝奶茶、吃康师傅和手抓饼啊?
卜凡说:有钱人就不吃饭啊?再说了,你不是最喜欢喝奶茶了吗?
我顿了一顿,猛地脸有点儿红。
这人,突如其来的撩,我都懵了。
卜凡背对着我,不愿转头,我就去抓他头发:喂,转过来我看看脸
他把脸埋在枕头上:我不,我睡觉了
我伸手去捏他脸,又去挠他痒痒,他动了两下身子,终于忍不住转过头看我,表情有点儿羞恼:找抽呢?
哦,看清了,眼睛倒是亮晶晶的,怎么耳朵这么红。
我捏他的脸,笑盈盈地叫他:亲爱的!
卜凡愣了一下,没吭声。
我又叫了一声:亲爱的!
他耳朵更红了。
下一秒,他从被单里伸出一只手,一把将我捞进怀里,很凶的说:睡觉了!
9.
睡觉之前,我跟他说:卜凡,你知道你有时候特别酷。
卜凡:什么时候?
我:不说话的时候。
他:……
我:有个词叫帅不过三秒,你知道吧?
卜凡:……睡不睡了?
睡,当然睡。
我一本正经跟他说:晚安,亲爱的。
理所应当的没有任何回应。
我瞧瞧抬头去看他,却在下一秒一把被他摁回怀里。
10.
摁什么摁?没看到你脸红似的。
就许你害羞不许别人看啊!
我偏要看!还准备看一辈子呢!


tbc.

【卜灵】Magic

甜的我满地找头

如是:

卜先生和他的小糖果精的故事。
ooc,卜要上升。





01.




“你再说一次你是什么东西?”




“糖!果!精!糖果精糖果精糖果精!我都重复八百遍了你不信拉倒!”




好看得有些过分了的男孩子因为一次一次地被询问而有些不耐烦,大眼睛瞪得圆圆的气鼓鼓地叉着腰看着眼前的人。结果因为身高差太大必须要仰视他,显得自己很没气势。




卜凡着急忙慌地摆摆手安抚他,“好好好我相信,你不要生气啊。”




灵超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卜凡几个小时前才从国外飞回来,在秀场接连几天都忙得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飞机上旁边坐了一位刚刚结识不久就对他颇为欣赏的设计师前辈,本想在飞行途中补觉的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机会选择陪着这位前辈聊天。下飞机之后坐上的那辆出租车上放了一路的嘈杂音乐,搞得他头昏脑胀明明困得不行又睡不着。好不容易到了家想先睡上十几个小时,一开门被坐在沙发上正抱着薯片兴致勃勃看电视,身上还套着他的宽大衬衫的男孩子吓到,睡意全无。




卜凡警惕地对着这个来路不明的漂亮男孩,下意识想要掏出手机报警,哪知下一秒男孩就到了他眼前抢走了他的手机,速度快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惊诧不已,屏住呼吸几十秒才反应过来,再次吸气时闻到了男孩身上若有似无的清甜气息,像是什么糖果特有的味道。




男孩皱着眉看着屏幕上没有拨出去的110,有点不开心地嘟嘴,想了想干脆把他的手机扔到一边,“不要这么不友好嘛,我又不是入室抢劫的坏人。”




卜凡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两步拉开与他的距离,鼻间可以闻到的一点清甜的糖果香气瞬间消失,“那你是谁?闯进我家打算做什么?”




“谁闯进来了?是你自己把我带进来的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梦话?”




“呐,”男孩回身指了指客厅茶几上放着的那包水果糖,那是卜凡在出国之前买回来的,因为没时间吃一直搁在茶几上,现在包装袋已经瘪了下去,里面大概没剩几块了。卜凡合理猜想,那一包贵得让他心疼的进口糖果大概都进了眼前这个男孩的肚子。“那包糖难道不是你从超市买回来的?”




卜凡疑惑地点点头,依旧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糖果精啊,之前没有化形的时候是颗草莓味的糖,就住在那个袋子里,然后被你买回家了。”




男孩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只大手撩开他的刘海抚上了他的额头,卜凡确认他的体温正常没有发烧之后看他的眼神就变了,“小朋友,你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还是最近在看什么玄幻小说或者电视剧?”




“你才受过刺激!我不是神经病!”男孩躲开卜凡的手,因为情绪激动,连声音都控制不住提高了,“我真的是糖果精!”




被眼前人用依旧不信任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许久,小朋友想了想,伸出一只手到他面前。


“你看。”话音未落,他的掌心里凭空出现了一颗透明的糖球,表面裹着一层糖粉,大概是荔枝味的。




男孩把变出来的糖球塞进自己嘴里,脸颊上鼓起一个小小的包,他得意洋洋地看着卜凡,“现在相信了吧?”




02.




卜凡两只手捧住小朋友的脸左看右看,在感叹了一番他的长睫毛和大眼睛以后没忍住问他,“你们精灵是不是都长得这么好看啊?”




“那可不一定,”小朋友任他动作,配合地又转头又睁大眼,“像我这么好看的其实很少喔。”




“那你有名字吗?”




“有的呀,我叫灵超。”




“灵?还是林?”卜凡怀疑自己听错了发音。




“灵,精灵的灵!”小朋友一本正经地纠正他。




“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卜凡点点头,又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可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因为是你带我回来的啊。”




“那你以后就要一直跟着我了?”




“也不是,”灵超把嘴里的糖嚼碎咽下,认真给他解释,“糖果精要帮带他回家的人实现三个愿望的,只要愿望实现就可以离开啦。”




“什么愿望都可以?”卜凡深刻怀疑自己现在身处于什么童话故事里。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小朋友说到这里有点懊悔地皱了皱鼻子,“但是我平时修炼比较不认真,所以还没有修炼到特别厉害的级别,只能帮你实现那种不太难的愿望,超出我能力范围的就不可以了。”




“那你的能力范围具体有多大啊?”




“我也不知道诶。”小精灵一脸天真地仰头看他,“你是第一个带我回家的人呢,我之前还没有帮人实现过愿望。”




小精灵乖乖地团成一团坐在地上,身上还穿着卜凡那件白衬衫,因为体型的差距,卜凡穿着正合适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显得宽宽大大,袖子长出一截,衬衫下摆连小朋友的膝盖都能包起来。




他心里一动,被地上扯着袖子自己玩得开心的小朋友可爱到,弯下腰伸手把小团子抱起来走了几步,把他放到沙发上。




灵超被他突如其来的操作弄得有点懵,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变,傻乎乎地抬头看他,结果被他伸出来的大手揉了头发。




卜凡揉了两把,对这种软乎乎毛绒绒的触感很满意,没忍住又多摸了两下。




“地板上凉,到这儿来坐。”




小精灵的脸蹭了蹭他的指尖,点头说好。




“真乖。”




03.




“所以你什么时候开始帮我实现愿望?”卜凡当下手里的筷子,对着桌对面吃菜吃得开心的小精灵问道。




“随时啊。”灵超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不懂该怎么把这种东西用筷子夹起来,尝试了两次都失败,干脆又把筷子伸向了他觉得很好吃的那盘爆肚,还不忘继续回答卜凡的问题,“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愿望要我帮你实现吗?”




卜凡拿了一把勺子搁在他碗里,又把那盘爆肚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思考了一下,“好像没有。”




他看着灵超拿着勺子一脸茫然,才明白小精灵不懂该怎么用这种东西,用筷子还是刚刚自己手把手教他的,于是自己也拿了一把勺子,示意他看自己的动作。




灵超瞪大眼睛,似懂非懂看着他挖了一勺米饭,胳膊伸过来,勺子搁到了自己面前,他下意识张嘴吃掉,接着很给面子地鼓掌。




“你们人类都好聪明啊。”




“难道你们精灵都不需要吃饭吗?”




“我们吃糖果就可以啦。”




“怪不得你身上有种很好闻的糖果味道。”




“有吗?”灵超抬起手臂左右闻了闻自己,“为什么我闻不到啊?”




04.




卜凡最近工作很少,不需要出门的时候他就窝在家里,跟灵超一起看电视里的无聊综艺或者他从前根本没兴趣看的电视剧。




灵超从前没接触过这些,现在看什么节目都觉得新奇得很,连聒噪烦人的电视购物频道都能津津有味地盯着看半天,还试图鼓动卜凡去打电话买电视上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商品,自然被卜凡毫不留情地拒绝。




“为什么不能买!我觉得这个机器好厉害的!”




卜凡盯着电视上那台过了时的榨汁机看了几秒,起身到厨房把自己买来就没有用过几次的榨汁机拎出来在灵超眼前晃了晃,“家里有。”




“这个鞋子我也觉得不错!”




“这是专门给老年人穿的。”卜凡扶额。




“刚刚那一堆玩具娃娃也好可爱!买回来可以摆在家里当吉祥物啊!”




“不用,你可爱就够了。”




灵超把怀里的抱枕冲着卜凡扔过去,不忘声讨他,“你为什么这么小气!我不喜欢你了!”




卜凡笑眯眯地接住他扔过来的抱枕,随手摆在一边,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脸,“我喜欢你就行啊。”




灵超把自己的脸埋进另一个抱枕里。




灵超的脸有点红。




05.




卜凡的性格跟长相其实不太相符,大模的高级脸让人不由自主就产生距离感,只要不笑,任谁都会觉得他是个冷漠又疏离的性子。




但是灵超从没这么认为过,除了卜凡刚见到他以为他是什么入室抢劫的人时有些惊惧的表情,其他时候的卜凡都对他关怀备至,偶尔开玩笑惹他生气了会自觉接受朝着自己扔过来的抱枕,然后笑着把手搭在他肩上,“开玩笑呢,谁生气谁就是小气鬼。”




“我才没有生气!”灵超又捞过一个抱枕冲着他胸口砸了两下,还不忘补一句,“我也不是小气鬼。”




卜凡的三个愿望一直没有想好,灵超偶尔想到这件事就会问他什么时候才提出第一个愿望,都已经过去很久了,卜凡说不急,又忍不住问他,“如果三个愿望都实现了,你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啊。”灵超手上利落地撕开糖果的包装纸,“大概就修炼的级别提高一点点,然后去帮第二个人实现愿望。”




“这样啊。”卜凡笑着点点头,语气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失落。




“怎么了吗?”小精灵后知后觉地转头问他。




“没事,乖乖看你的电视剧。”




“不太想看了,我觉得电视剧里的人都好傻。”灵超非常正经地发表自己的观点。




“为什么?”




“爱情到底是什么?值得这些人做一些这么傻的事,‘因为我爱你所以为了你我可以去死’到底是为什么啊?”小精灵不懂就问,表情十分诚挚。




“这个我也解释不清楚,”卜凡听着电视里女演员毫无灵魂地说着我真的很爱你你能不能别离开我这样的台词,努力忍住笑,“非要解释的话,大概就是,你想一直跟一个人待在一起,想到跟他分开就会觉得很难过。”




“是这样吗?”灵超似懂非懂。




卜凡点点头,对电视情节失去兴趣,脑子里全都是灵超刚刚那句“然后去帮第二个人实现愿望”。




“那可不可以说我爱你呢?因为我想到要跟你分开,也会变得很难过诶。”




卜凡心跳加速。




小精灵太单纯了,让他有种诱拐无知儿童的罪恶感。




06.




灵超很不开心。




好不容易等到出门工作顺便答应给他买新上市的糖的卜凡回家,却发现他两手空空,身后还跟了另一个人。




没有给他带糖回来就很严重了。




没有给他带糖回来还带着别人回家就更严重了。




卜凡带进家门的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姑娘,身材高挑又有气质,跟他同是模特专业,大学就是同学,如今又签了同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实在是有缘。两个人大学的时候就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姑娘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跟他很合得来。现在在公司再次碰面聊得十分开心,卜凡完成工作下班的时候姑娘提出去他家坐坐,他也没有拒绝。




姑娘以为他是独居,进了门看到他家里还有一个人的时候有点惊讶,看清楚灵超的长相之后眼神变成了惊艳。做模特这一行,长得好看的人她见过无数,但是像灵超这种好看到不像真实存在的人,实在少见。




卜凡给她介绍说这是跟他感情很好的表弟,离开家一个人到北京上学,所以住在他家里,姑娘对着灵超礼貌地颔首,却看到眼前漂亮的少年脸上堆满不乐意的情绪,被卜凡拍了拍头示意才勉强对她笑了笑,说姐姐好。




姑娘有些云里雾里,看着灵超转身走向卧室悄悄扯了扯卜凡的袖子问他,“你弟弟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可能是怕生吧,突然见到个陌生人,没太反应过来,孩子还小,别介意别介意。”卜凡笑着安慰她,问她要不要喝杯鲜榨果汁,姑娘点头说好。




“那你先坐这儿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准备。”说罢,他走向厨房。




灵超关上卧室的门,蹲到了地上半天没有动作。




外面响起熟悉的榨汁机在运作的声音,大概是卜凡在用它榨果汁给那位漂亮姐姐喝。




他实在是太委屈了。




没有给他带糖回来也就算了,带着个漂亮姐姐回家也就算了,还跟人聊得那么开心,明明看到他不高兴也不哄他,还逼着自己跟人打招呼。




偏偏两个人站在一起还那么搭调,像是他最近看的每一部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而他算什么呢?只能被介绍为感情很好的表弟而已。




就算是感情很好,也只是表弟而已。




呸!




大猪蹄子。




灵超越想越觉得委屈,坐在地上把头埋进膝间,没忍住掉下了眼泪。




这是小精灵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会哭。




07.




卜凡把人送走之后关上大门转身走向卧室,拧了两下门把发现灵超从里面给门上了锁,翻了半天从电视柜抽屉里找到钥匙,打开锁推门进去。




天早就黑了,房间里没有开灯,昏暗一片,细微的抽泣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楚。




卜凡确定了灵超的位置,蹲下来跟他面对面,小糖果精听到声音下意识抬起头,哭得可怜兮兮的一张脸出现的在卜凡面前,让他有些手足无措,抬手用袖子去帮他擦眼泪,结果没等他擦干净,新的眼泪又掉下来。




“别哭啊,哭得我心里都好难过。”他叹了口气把人抱进怀里,“为什么哭啊?”




灵超哭得身体都在发抖,被他抱着,伸手去捶他的胸口,“都怪你!”




“好好好,都怪我都怪我。”卜凡答应着,继续用袖口给哭得伤心的小朋友擦眼泪。“可是我怎么了?”




“你是不是喜欢她!”




“喜欢谁?啊你说刚刚来我们家的那个吗?”他都没有注意自己的用词,自然而然地用了“我们家”而不是“我家”。




“除了她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当然没有,不对,她也不是。她是我大学同学,现在是公司同事,她想过来看看而已,没有别的,真的。”卜凡表情认真,努力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不可以喜欢她。”灵超哭到原来清亮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依然哽咽不止。


“我本来就不喜欢她啊。”




“你要保证。”




“好,我保证。”




08.




卜凡把终于哭够了的小朋友抱上床,给他接了杯水让他润喉咙,得到了满意答案的小朋友乖乖听话,大眼睛始终把目光落在他身上。




“我的三个愿望,现在还能许吗?”




“你什么人啊!我都这样了你还只想着自己的愿望!”




“所以到底能不能许啊?”




“能能能!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会尽力帮你实现的。”




“第一个愿望——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开心。”




“诶?”




“第二个愿望——我希望你可以一直喜欢我。”




“什么跟什么啊这都是?”




“最后一个——”




“你等一下我要先记下来,不然一会就忘记了……”




“我想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不想走啊,我也想回去。我想看你站在顶端,活得好过几百万人,再也不会有人打破你的梦想。
我也想啊。

是盛夏暴雨后的冰糖水,你还是甜的,可是太冰了,吃到胃里,冻得人心发麻。

过分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