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自说自话 私人 勿扰

最近老是牙龈出血,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又蛀了三颗牙。也许我应该去医院,可我在等一个晴天。毕竟对我来说,一个人拔牙,再独自穿行在雨水和人群里,有点太凄凉了。

我应该找一个有太阳的日子去拔牙。

武汉的雨季太长了,我不喜欢。


在便利店柜台驻足了一会儿,营业员开始给我推荐好抽的烟,看着包装本来心动了,忽然想起来自己要戒烟,转而买了关东煮。


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梦里总是会有僵尸,一开始我还是个菜鸡,开局就死掉了,现在慢慢成了幸存者头领。原来做梦也能升职进化,大概是熟能生巧吧。

我被雅思折磨到自闭了

失去了针锋相对气场的不痒毫无嗑点,不要乱写ooc了。

我真是一口气上不来快撅过去了,放过我吧,这什么魔幻圈啊。

开心最重要,所以,要开心。

现在我已经能平和的接受一切了。卜洋无互动,挺好的,同事之间点头之交。儿子没镜头,还行吧,工作中不讨上司开心,这是该有的后果。儿子一个人打篮球,都可以,工作那么累自己放松放松。

换工作什么的,随缘吧。现阶段看起来没有跳槽的打算,那我也不多操心了。

一场修行罢了。

人要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任何一个决定都是。

人间如朝露 何处无离散

搞卜鬼真的蛮幸福的,写手勤恳造梦,定期投喂,五个月了还能搞大型联文活动,这是什么搞cp的梦想桃花源,养老圈真的好幸福。

一个tag一个世界,在卜鬼tag里,仿佛他们真是存在于平行世界里的爱侣,吵吵闹闹的,安稳而又扶持地在走这一生。


#可是我又在意难平,为什么当初,没有一起出道呢?

是不想继续渐行渐远,还是无力面对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