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坤廷】甜桃子酒

时栖:

*ABO向  KY爆炸


*勿上升


*圈地自萌


--


  蔡徐坤,一个看上去不太像a的alpha。


  朱正廷,一个本质跟看上去一样o的omega。


  蔡徐坤挺在意朱正廷的,不过跟他是个o没什么关系,仅仅因为这人是个值得放在心上的竞争对手,可以互相交流学习的东西很多。


  大家既然都是来比赛的,那就得一心一意比赛,不要没事就想着乱搞ao关系,这是蔡徐坤的首要宗旨。


  朱正廷信息素的味道跟他本人非常相配,水蜜桃味儿清清甜甜的,果香时不时会有些泄出,甜津津的却不齁,人也可爱但不油腻。


  一同比赛的这帮小年轻们观点亦是非常一致,这是人间仙子,又清纯又撩人。


  看着好看,不过也没人想着吃。


  仙子就该捧在手心虔诚的供养,拿啥尘世的烟火味儿往上沾。





  比赛期间手机是要上交的,每周拿到手机时,大家往往都会瘫在床上连刷个几小时的微博,搜搜自己的名字,看看网友对自己的评价。


  蔡徐坤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停划拉着,一条打着“乾坤正道”tag的微博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篇同人文,蔡徐坤先是感叹了下,我靠这cp名真霸气,然后面不改色点了进去,非常熟练,眉头都没皱一下。


  一看就是惯犯。


  好奇心使他点进去,求生欲使他退了出来,这踏马居然是他跟朱正廷的同人文,最绝望的是,蔡徐坤仔细思考了一下,他俩合起来还真叫“乾坤正道”。


  虽说蔡徐坤觉得这个cp有点不可思议,粉丝描写朱正廷的片段却在脑内挥之不去,什么贴脸撒娇啊,什么睡着了黏黏糊糊讲梦话啊,还有什么说话时喜欢拖长小尾音。


  妈的,有点可爱。


  磕了。





  许是受同人文的刺激,蔡徐坤终于开始把朱正廷当成一个正常的o来看,从只关注练习内容到只要他出现在视线范围里就密切观察。


  蔡徐坤安慰自己,他绝对没有想gay朱正廷的意思,就是好奇这人是不是真像同人文里写的那么可爱而已。


  说着他心安理得用小号给乾坤正道的超话点了个关注。





  “san上有八十八颗石si子…”


  “不对不对,是山!”


  ……


  身后七嘴八舌的吵闹声吸引了蔡徐坤的注意,他敏锐捕捉到了朱正廷奶声奶气讲绕口令的声音,很想回头看看,又觉得太刻意了怕被人看出来他的小心思。


  “石狮纸!”


  猝不及防一声黏糊哒哒还理直气壮的小猫叫。


  对不起,忍不了了,蔡徐坤猛地回头,刚好看到朱正廷因为感觉丢人逐渐泛红的耳尖,小拳头握紧放在脑袋边无比懊恼,恨不得把身子团成一团躲起来。


  不仅丝毫没觉得自己一直在盯着人家看,蔡徐坤甚至双眼自带ps功能给朱正廷头顶p上了一对小耳朵,这会儿因为害羞耷拉着,时不时翘起抖动几下,又很快藏进软绵绵的头发里。


  完了,真人比同人文写的还要可爱。


  这边蔡徐坤移不开眼,那边朱正廷突然转身,视线交汇的一瞬间,两人都快速避开,一个装作无所事事看着天花板吹口哨,另一个背着手用脚尖不停戳地板。





  这大概,就是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两个人之间有猫腻吧。


  反正黄明昊是早就看穿了一切,一脸八卦拉过范丞丞跟他耳语着什么。





  朱正廷喜欢蔡徐坤,这是个秘密,百八十年前就被乐华的几个熊孩子挖烂的秘密。


  倒不是说他比赛不用心,ao互相吸引这事天经地义、无法避免,况且蔡徐坤太过夺目,没有人能抗拒这种独特的魅力。


  朱正廷觉得在蔡徐坤身边待久了会醉,起泡酒味的信息素若隐若现,又香又醇,不断撩拨人心。


  偏偏朱正廷是个喝酒很容易上脸的人,经常是练习到一半蔡徐坤凑近摸着他的额头,刻意放柔声音询问他是不是发烧了,脸这么红。


  一般这种情况下,脸就更红了。


  源于一个o对a的生理性脸红。





  正常来说,omega来参加这种节目总是不被看好的,天生性别上的劣势,朱正廷需要用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练习。


  他不能再等了,年龄什么的摆在这里,错过了最佳时机,可能就再无翻身之日。


  这一点蔡徐坤很佩服他,朱正廷这人,比一般的omega都要温柔,也比他们都要坚强,所以他作为一个omega,却扛着最重的队长担子。


  有时候蔡徐坤挺心疼的,时时刻刻照顾别人还不断高要求自己,太累了。





  继上次的“石狮纸”事件后,蔡徐坤又发现了新的乐趣。


  他现在很爱看朱正廷吃饭。


  把爱吃的留到最后一大口吃完,腮帮子塞的鼓鼓的,家教良好也不吧唧嘴,然后眨着两只大眼睛使劲嚼,吃的满足无比,吃到好吃的还会抿嘴眯眼笑。


  于是,食堂里乐华line常坐的那一桌莫名其妙多了个蔡徐坤,理由是,他有强迫症,乐华七个人没法坐对称,他看着不舒服。


  经常是蔡徐坤咬着筷子微笑看着朱正廷吃饭,乐华其他人满头黑线盯着蔡徐坤。


  对此,黄明昊狠狠翻了个白眼,你踏马怎么不去跟香蕉他们一起吃,人家有九个人,也没法对称。


  然后蔡徐坤一个白眼翻回去,我比较喜欢你可以吧?


  黄明昊: ……


  你赢了你赢了。





  朱正廷觉得最近蔡徐坤很不对劲,他找黄明昊说这事的时候黄明昊一脸儿子长大了的表情。


  “你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黄明昊几乎想冲出去握住朱正廷的手大声告诉他,蔡徐坤想gay你!


  结果被范丞丞按在怀里动弹不得。


  “对,他最近居然不戴美瞳了!”


  黄明昊: ……


  哦原来是这件事吗。


  告辞,你俩自个儿玩去吧。





  后来朱正廷还是问了蔡徐坤这件事,在他俩晚上练习完回宿舍的路上。


  “这个啊,最近眼睛有点涩涩的疼,缓几天再戴。”


  “严重吗?我看看。”


  一听这话朱正廷有点担心,这孩子就是不会照顾自己,手上过敏还没好眼睛又不对了,真当身体不是自己的。


  扒着蔡徐坤的眼睛仔细看了半天,眼白边缘处有几根极为显眼的血丝,估计是睡眠不足,毕竟又要等级评测了,这几天大家都挺累。


  蔡徐坤定定看着朱正廷凑近的脸,缓缓咽了口口水,带着桃子香味的热气转着旋儿打在脸上。


  好甜。


  “一会儿回宿舍我找找眼药水,我记得带…啊!”


  刚走进楼梯口,整栋楼突然漆黑一片,宿舍楼一阵骚动,不知道谁在喊停电了。


  朱正廷有一瞬间的心跳加速,下意识去抓身边的蔡徐坤,摸了半天啥也没摸到,心里又怕又急。





  “蔡徐坤?蔡徐坤你在哪儿?蔡…”


  再往前走一步,被谁抱了个满怀,熟悉的起泡酒味儿充斥着鼻腔,朱正廷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将脸埋进那人肩窝处轻轻蹭了蹭。


  “我在呢。”


  蔡徐坤将鼻尖贴近朱正廷的脖颈处狠狠吸了一口,吐出来的话带着颈侧细嫩皮肤微微颤动,朱正廷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痒。”


  “那我不抱了。”


  “别!”


  话是这么说,蔡徐坤手上劲一点没松,反而越箍越紧,因为朱正廷是学中国舞的,腰部线条要比一般男孩子柔和,抱起来也是软软的,手感极好。





  “你喜欢我。”


  朱正廷这话说得笃定无比,习惯性的尾音上翘,带着点小得意,跟小奶猫的爪子一样挠在人心上。


  “是是是,你赢了。”


  蔡徐坤声音里不自觉带上了点无奈的宠溺味儿,自己大概是真的被同人文荼毒太深了,觉得朱正廷这会儿声音都是甜的。


  “这会儿很黑,你可以偷偷干一些事。”


  蔡徐坤猜,朱正廷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一定是红的。


  “你想我干什么?”


  “给你个提示,我现在是闭着眼睛的。”





  这种时候,不亲不是中国人。


  好在蔡徐坤同志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国籍。





  后来,灯亮的一瞬间,他看着他的眼睛缓缓睁开,没有星辰大海,没有风花雪月。


  只有一个满心里喜欢着这个人的自己。



  “以后你肩上的担子我可以跟你一起扛。”


————FIN————


 

评论

热度(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