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乾坤正道】时间杀人事件(上)

杀生肉丸:

*烂俗的包养替身梗
*标题和内容无关 不是悬疑恐怖探案( ̀⌄ ́)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预计两发完 最多三发
*如果喜欢给我小红心小蓝手,更希望能给我一些建议



朱正廷打开家门的时候,一个男孩子刚好从浴室出来,身上还穿着朱正廷买给蔡徐坤的睡衣,湿漉漉的头发上滴答着水,正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沙发上的蔡徐坤,模样可爱极了。

朱正廷早已见惯不怪,两人在一起五年,这样的场景出现过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好在这次蔡徐坤并不打算让他难堪,让那男孩先穿了衣服走人。男孩略带抱歉的对朱正廷欠了欠身,朱正廷回以一个安慰性的微笑,像个大方得体的正房一样,这都算什么事儿啊。

要搁以前,兴许朱正廷还会闹闹脾气,虽然在各路八卦里他只不过是一个为了上位出名被蔡徐坤包养的金丝雀,虽然一开始蔡徐坤就挑明了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但他却是真的喜欢蔡徐坤。

那时候他才20岁,刚从学校出来,零星接过几个小角色,仍是一身稚气未褪,他不知道蔡徐坤是从哪里看到的他又是如何找到的他,他对权力游戏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在见到蔡徐坤的那一刻他的初恋就这么交代出去了,他甚至天真的以为自己那么像那个人,也是他和蔡徐坤之间的一种缘分。一见钟情,还是对自己的金主,世界上没有比他更蠢的人了。他试过热烈直接的告白,蔡徐坤听过之后只是冷冷的说,你不是他,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碰了几次钉子之后他也知道疼了,但他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他从未喜欢过人也没有经验,思来想去还是只会一股脑儿的对蔡徐坤好。

蔡徐坤胃不好,他变着花样给蔡徐坤做早饭,不管他起得多早。会在每一个深夜给晚归的蔡徐坤盛上一碗醒酒汤。蔡徐坤有一阵子压力特别大,他就去微博上搜集好笑的段子给蔡徐坤发短信,模仿谐星扮丑逗他开心。养了花草养了鱼,按照蔡徐坤的喜好装饰着他们的“家”,不动声色的在蔡徐坤的生活里留下自己的痕迹。

慢慢地,蔡徐坤回家的频率越来越高,偶尔也会陪他一起逛逛超市,会在做完的时候留在床上一起睡觉,甚至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抱着他看完一部电影。尽管蔡徐坤还是背对着自己睡觉,情到浓时还是会喊别人的名字,朱正廷也只是闷闷不乐一会儿就好了。他是如此容易满足,像燕子筑巢一样,一点一滴累积,哪怕再微不足道。

要不是那个情人节,自己被赶出家门,或许真会一辈子都这样,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愚不可及的爱下去。
而那天,朱正廷只是把蔡徐坤和江辰的几张合照收了起来,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他想过一个只有他们二人的情人节,换来的却是蔡徐坤的勃然大怒。抛开感情不谈,蔡徐坤潇洒多金,脾气也不是很差,算得上是个温柔的情人。

那是他唯一一次动怒。朱正廷清晰的记得他掀翻了餐桌,上面那瓶红酒用了他一部戏的片酬。他的左脸挨了蔡徐坤一巴掌,力度结实到红肿了好多天连电影发布会都推了。蔡徐坤红着眼冲他吼,“你凭什么碰我的东西!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配和江辰比!”然后一把把他推出门外,防盗门在他面前砸出“哐当”一声巨响,这一声把他的梦砸碎了,心砸烂了,却也把人砸醒了。

“回来怎么没提前告诉我?”说的好像提前说了就不会带人回来乱搞一样,朱正廷敷衍了句忘了,便不再理人。在飞机上呆了十多个小时,都快分不清自己是人是鬼了,速战速决洗漱完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从蔡徐坤第一次往家里带人开始,两人就分房睡了,那时的朱正廷还没现在这么云淡风轻,看到卧室里一片狼籍忍不住皱着眉头说了声“脏”。

迷迷糊糊中感觉背后有人贴了上来,紧接着连人带被子一起被卷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随之即来的是密密匝匝的吻雨点一般落在朱正廷的颈侧和肩胛骨。换做以前蔡徐坤早就进行下一步动作了,今天却一反常态的点到即止。
朱正廷被这么一撩拨也早就醒了,却没人说话,只有床头柜上的闹钟滴滴答答的转着,一屋子的静谧无言,两个人各怀心事,不知过了多久——
“江辰要回来了。”
“我们结束吧。”
异口同声,真是难得的默契。




ps:标题来自 安全着陆《时间杀人事件》很好听的一首歌
可以理解为时间杀死了那个青涩不顾一切的zz
也可以说时间杀死了留在kk心里的白月光
还可以说时间杀死了固执已见一叶障目的kk
也希望时间杀死这个肥胖的我………

评论

热度(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