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卜要搞鬼】延迟过高

土味儿花吐症

花时花开:

卜凡X小鬼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撞梗删文道歉


花吐症AU


花时花开土味搞呕文汇总


谢谢大家




延迟过高




1.


卜凡搞不懂,这年头大厂男人怎么都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前脚刚听说范丞丞表白无果气火攻心吐了一宿舍的薰衣草被风干成了香料倒卖给了节目组,后脚就传闻朱正廷吐的瓜子已经低价出售给了全时。




……今个瓜子味儿有点不对啊。


卜凡捧着瓜子突然感觉心情有点复杂。




“谁传的啊这什么虚假传闻?”黄明昊一脸问号,“朱正廷吐的瓜子咋可能回收呢,我们乐华自个儿都不够吃呢。”




卜凡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内心十分波涛汹涌:“兄弟你们竟然真的吃吐出来的瓜子啊……”




“不不不只有我和范丞丞敢吃,这病传染的。”黄明昊义正言辞。




“怎么传染的?”卜凡虚心求教。




“就是你碰那个花那个瓜子啊就会被传染,挺玄乎的。”黄明昊伸手从卜凡手里拿了几颗瓜子,“你从哪里搞来的瓜子啊全时瓜子好像被香蕉的扫光了还没补货呢。”




“从范丞丞手里抢的啊。”




黄明昊和卜凡有种不祥的预兆。




“不会这么巧吧……”黄明昊干笑几声,出于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卜凡沉默了五秒钟,“我怎么老觉得我嗓子有点痒呢——”




一朵粉色喇叭花随着他开口落在了地上。






就这么巧。






喇叭花。


全大厂都知道谁是喇叭花。




“我靠卜凡你不会是——”黄明昊盯着喇叭花下意识地大声BB在险些酿成大祸之前被卜凡一巴掌捂住了嘴上。


“一天到晚就你能说话,小嘴叭叭的。”卜凡一脸要把黄明昊撕碎的表情。




然而还是来的太晚,黄明昊这一嗓子虽然离某炮仗精差点,但也算余音不绝了,爱热闹的小鬼马不停蹄地就从另一头凑上来。




“hey,bro!你们说啥呢,卜凡不会是啥啊?”小鬼嘻嘻哈哈垫着脚搭上了卜凡的肩,脏辫一甩一甩的。




黄明昊整张小脸都埋在卜凡的大手里苦苦挣扎,只觉得再晚一秒自己就得背过气去,卜凡犹豫了一下放开黄明昊,继而瞪了他一眼威胁他以示他好好说话。




“咋啦?”小鬼兴致冲冲的望着他们。


卜凡的眼神充满了警示。




“不会——不会——”黄明昊憋得满脸通红,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心急如焚的想着怎么解决现在的绝境,情急之下脸涨得通红的憋出一句话,“卜凡你不会是喜欢范冰冰吧——!”




“……”卜凡恍惚了一秒了,立马反应了过来,拍了拍黄明昊的肩膀,“喜欢啊,特别喜欢,谁都喜欢范冰冰是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谁说不是呢哈哈哈哈我也喜欢范冰冰哈哈哈哈。”黄明昊浑身僵硬地跟着尬笑,只觉得自己在生死之间捡回了一条命。






刚刚踏进练习室的范丞丞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捂着心口不由地发出了一声冷笑。


大厂南北坡,全想当晨哥。






2.


在婉拒推脱了小鬼提议嘻哈帮联名为写首范冰冰是我们这个提议之后,这事好像简简单单的糊弄过去了。但卜凡又很快发现了事情并不简单。




竞演在即,天天和小鬼凑在一起,憋着不说话那可做不到啊。


卜凡一筹莫展。




“黄命好你说咋整吧?”


“???”黄明昊一脸懵逼,不能因为我机灵就老cue我啊。




“你要是帮我解决了,我就告诉你一秘密。”卜凡大手一挥,颇有一种武林盟主的气势。




“啥秘密?”黄明昊来了精神。




卜凡表情纠结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192的一大个子男人,竟然露出了扭捏的羞涩状态,“就——就,那个,我不挺喜欢——”




“你喜欢小鬼。”黄明昊面无表情地接话。




卧槽真机灵啊黄明昊。


卜凡竖起了大拇指。




“大哥,全厂你能找出第二个喇叭花?而且这怎么回事啊,你咋对谁都吐喇叭花啊?”黄明昊翻了个白眼,“这病毒还带变异的?”




“这我哪知道。”卜凡有点忧愁地捏着自己手里的喇叭花,粉色的,软软的,和他硬汉的印象一点也不符,“你说着咋整呢。”




“亲一口不就完了。”黄明昊调笑到,“咋地哥哥你还怕被小鬼喉咙里的炮仗给炸到啊?”




“啥玩意这孩子咋这贫。”卜凡皱着眉头按着黄明昊肩膀就想开揍,可黄明昊哪里会像小鬼乖乖等他揍,还没等他挨上去就一溜烟就从卜凡胳膊窝下跑了。




卜凡搂着空气揍不到人更加生气。


还是小鬼听话。






“嘿绿毛怪你看我在地上捡到几朵喇叭花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鬼跳着就冲了进来,手里像献宝一样捧着几朵喇叭花。






……


听话个鬼。






“啥玩意?花吐症?”小鬼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手里娇弱花朵都由于他粗鲁对待而变了形,“还传染?那我不也凉了?”




卜凡闷闷的看着自己手里又多吐出来的几朵喇叭花,“你凉个屁,五分钟之内就传染,你都待这儿十分钟了,除了吐我一脸口水花子,吐出半点啥了吗?”




“那咋回事?这病还搞歧视?”小鬼围着卜凡直绕圈,一脸的不解。




“你别转了陀螺似的晕死了。”卜凡伸手直接把小鬼往自己身边一拽,小鬼顺势往他身边一侧,直接跌在了他怀里,卜凡由上而下看着自己怀里这瓜子小脸的只觉得心拔凉拔凉,“能咋回事,你没喜欢的人呗。”


欧阳靖老师真是慧眼识珠,熊孩子还没长大呢,喜欢是什么他怎么会懂呢。




小鬼眼睛转了转,似乎对这个解释有点不满,话到嘴边又想到一件更加严峻的事,“不对啊凡子,那你喜欢谁啊你这狂吐喇叭花。”




不是哥我都吐喇叭花你还问我喜欢谁?


卜凡凡有点忧郁。


卜凡凡不想说话。




“你别不说话啊凡子?谁啊你怎么一脸便秘啊?”小鬼急的直跺脚。




卜凡看着面前炸起来的小辫,更加忧郁了。




小鬼愁成了一个忧郁的菠萝,揉着眉头鼓着腮帮子思索了半天,联想了近期的事儿,一拍卜凡肩膀,灵光一闪,“你是不是喜欢范冰冰啊?????!!!!!!!!”








“你带着你不存在的脑子离我远点我耳膜都快裂了。”


卜凡捂住了耳朵。








3.


“老岳,我告诉你一秘密。”卜凡神神秘秘地拉着岳岳,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关于这花吐症的。”


岳岳抽着嘴角看着卜凡一边说话一边吐出的喇叭花,“咋了,你终于发现你喜欢小鬼了?”




嗯?很机智吗老岳。






“小弟,我告诉你一秘密。”卜凡急急拉着赶着要去吃饭的灵超。


“咋地你终于向小鬼告白啦,别拉着我我要吃饭。”灵超皱着小脸没等卜凡反应过来赶紧跑了。




嗯?很机智吗小弟。






在如此对话发生木子洋范丞丞蔡徐坤徐圣恩等等无数大厂男孩之间后,卜凡终于觉得不正常了。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老岳。”卜凡惆怅。




“……”岳岳用类似看智障的眼神看了看他。“你寻思一下,喇叭花谁不懂。”




“小鬼啊。”




“那你给他吐个炮仗看他懂不懂。”岳岳头痛。








小鬼也头痛,虽然卜凡还是和平日一样训练上课,可肉眼可见的沉默了起来,人也一下深沉了起来,让人回想起第一次见面的那个高冷吸血鬼。


可小鬼不喜欢吸血鬼,他就喜欢卜凡和他嘻嘻哈哈的闹,卜凡愁,他也跟着愁。




“杰哥你说我绑架范丞丞冰冰姐会来大厂救人吗?”小鬼愁。




朱星杰一脸看淡俗世的表情看了一眼缩在厕所长蘑菇的小鬼,“冰冰姐来不来我不知道,但你得先打赢乐华七个人。”




小鬼嘴里嘟囔了几句,叹了一口气,头顶的辫子都丧气了起来,过一会又凹出一个自以为妩媚的造型,“那杰哥你说我长得像范冰冰吗?”


“……”我看你脑子有点病。




朱星杰有点于心不忍,很想把全大厂都知道卜凡喜欢你这个事直接说出来,一抬头就见他缩在角落的弟弟,抖着瘦弱的肩膀连着咳嗽了几声,硬生生地吐出了根狗尾巴花。








狗尾巴花??


朱星杰面对这俩土味花吐症,沉默了。






“杰哥杰哥这啥啊!!我咋吐出这玩意你看!!!”小鬼吓得一跳二丈高,一脸惊恐。




朱星杰敲了敲电脑,头也不抬,“小鬼,今天我和范丞丞他们打王者农药,我开的4G他们开的WiFi,结果我延迟太高,连跪了三把。”




“啊?”




“你知道有时候延迟过高,会死人的吧?”朱星杰站起身来提溜小鬼,干脆的把他丢到屋外的卜凡怀里,抱着电脑就出了门。






4.


玩家卜凡获得一个从天而降的鬼。




小鬼皱着鼻子一脸委屈,举着狗尾巴草就往卜凡眼下送:“卜凡,你看我这是吐出啥玩意?”




“……这花看起来挺痒喉咙的哈。”卜凡不知道该笑还是不该笑,“咋地你突然喜欢谁了?”




“不应该啊,”小鬼挠了挠辫子,“我最近除了你啥也没想啊。”






卜凡心下一动。






“杰哥还说延迟啥的,”小鬼抓着喇叭花和狗尾巴草捏来捏去,一脸纠结,“啥哑谜啊,你搞得懂不?”






卜凡心如明镜。






“王琳凯。”卜凡声音低沉,突然正经而又严肃地叫了他大名,弄得小鬼一哆嗦,赶忙回头看着他。


“咋,咋了?”我做错啥了又要挨揍?




“我一直好奇一事儿。”卜凡的眸子漆黑,带着一丝不同往日的狠劲。


“啥,啥事?”小鬼咽了咽口水。




卜凡抓着王琳凯的肩膀直接把他转向了自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好奇你喉咙里到底有没有炮仗。”卜凡一把王琳凯拽进了怀里,恶狠狠地吻了上去。






我靠,难道我真的像范冰冰。


小鬼窒息晕倒在卜凡怀里前惊恐的想到。






End.




粉色牵牛花花语:纤纤柔情


狗尾巴花:暗恋

评论

热度(2641)

  1. 武打明星花时花开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神仙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