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主洋灵】 如果你能感同我的身受

洋丞灵:

完结章


【01】


【02】


【03】


【04】




能成为密友 大概总带着爱 /


忘形时搭膊 自有一面退开 。




不上升真人,不艾特正主。


他们都是直男,全是我瞎编的!









只要你在我因等待而疲倦的时候朝我点点头


 


 


 


 


新电影的庆功宴,木子洋自然要出席。作为男二,他尽职尽责的发完言,感谢了工作组和同事们,把主舞台留给林彦俊,就坐到一旁开始玩手机。


 


 


林彦俊是第一次出演电影,还是一番,所有的敬酒和应酬是跑不掉了。今晚他又喝多了一点,等到酒席结束,人们稀稀拉拉的离开,他早就不胜酒力倒在沙发上喘气。


 




最近灵超的专辑销量不错,拿了个奖,也许会出现在颁奖礼上。木子洋百无聊赖地翻着灵超的几个大站子的微博,都没有那人最近的行程照片,去哪里了呢。


 


 


木子洋今晚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也不着急着回去。看到林彦俊的模样,起身去给他接了一杯热水。


 


林彦俊接过热水,笑了笑表示感谢,最近筹备电影宣传大家都有些忙碌,今天也算是偷闲能安生在这坐会,看着旁边这位情绪明显低沉的影帝,林彦俊不难猜出原因,仰头喝了一口水,嗓子经过温水的浸泡,稍微润湿后他开口道:“您这怎么回事?失恋就不回家了?我可听说是你拒绝人家的。”


 


 


 


木子洋斜瞪了他一眼,似乎不意外这样的拷问,他有更想知道的事情。


 


“你知道他去哪了吗?”成熟男人的低音伴随着假装随意的情愫,听来越显得别扭,林彦俊听完这话皱了皱眉,“你不知道?他今天好像回来。不过我们都联系不上。”


 


 


 


“哦。”


 


 


两人又陷入了一片寂静,木子洋看林彦俊因酒意有些发红的脸,拿起沙发扶手的外套,站起来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有人接我。”林彦俊说这句话时嘴角不自觉的翘起,脸色一向冷淡的人竟然透露出一丝温柔的气息。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尤长靖戴着口罩和帽子先探头朝里张望了一会,确定屋内只有木子洋和林彦俊时,才放心的摘下口罩走了进来,和木子洋点点头就当作打了个招呼,低身扶起林彦俊准备离开。


 


 


 


木子洋看他小小一个,扶起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体型差看起来有些费劲,伸手想要帮忙,尤长靖笑笑,“没关系,他没醉。”


 


 


林彦俊听完,知道自己不仅没骗到他还丢了男人尊严,把手松开站直了身体,尤长靖憋笑也在他旁边站着,故意问,“还好吗?现在可以自己走了吗?”


 




“不好笑,低俗。”


 


 


 


没心思看情侣调情,木子洋只是有些意外他们复合了,犹豫再三,对着尤长靖问道,“你身体还好吗?”


 


 


没猜到他会问这个,尤长靖脸上有些疑惑,又很快反应过来,正准备回答,林彦俊抢过话头,“有些东西我以为会带给他痛苦,所以我单方面的做了决定。后来才发现,不顾对方的感受独自决定一些事情,更自私。”


 


 


没等木子洋回应,林彦俊低头拿过尤长靖手里的口罩,细心给他带上,还顺便整理了一下鬓角。


 


经过木子洋身边低声说,“尊重他,小孩也有选择的权利,更何况,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拍拍他的肩膀,回身搂着人走了。


 


 


 


戴口罩就是不想被认出来,为什么又要搂着走这么张扬啊。




马来人心里有些无奈的吐槽台湾人。


 


 


 


木子洋知道,林彦俊不怕自己被认出来有同性伴侣,在他的世界里。只要保护好尤长靖,就可以了。


 


 


 


 


 


 


两个人的事,他的确没资格单方面做决定。


 


 


 


 


 


在路口等红绿灯时,木子洋掉头开始往灵超家开。他想见他,看一眼也好。


 


 


 


灵超家的灯亮着,等在楼下的男人开始给小孩打电话。他自顾自的决定了太多,现在却不敢贸然闯入小孩的根据地。


 


这么久没联系,小孩也再没给自己一个电话。木子洋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手机打到没电,他就这样在灵超家楼下站到凌晨。天微亮,眼看路上开始有了行人,木子洋收拾好心情,开车回了家。


 


 


 


快要入冬了,虽然开始上了暖气,楼道里却还不够暖和,木子洋有些疲惫的从电梯走出来,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一抬头,家门口蹲了一只小恐龙。


 


 


蹲下身看,小恐龙睡着了。走道里本来是通风的,估计是小孩夜里觉得冷,把安全楼梯的门拉关上了,木子洋想抱他进去,轻轻一碰,小恐龙就醒了。


 


 


灵超睡意朦胧,看着木子洋的脸有些不太真切,试探着喊了一声哥哥,准备站起来,才惊觉自己的腿已经麻得痛了。眼看就要一屁股坐回地上,木子洋伸手把他半抱了起来。


 


“先进去。”


 


 


 


灵超不明白木子洋为什么要抱他,是想要在一起,还是给他一颗糖又把关系打成原形。


 


 


他从来不是一个善于伪装的人,也从不主动讨好谁,木子洋的心思他也猜不透。


 


 


但木子洋抱他抱得有些紧了,成熟男人有力的双臂,把他半抱起来后让他麻木的双腿架在他的腰上,手抬着他的屁股和腰,灵超也不觉得不妥,他们以前经常玩这样的游戏,这不过是把前面翻跟头那一部分省去了。




他双手搂住木子洋的脖子,头埋进他的颈窝,和他贴在一处,小声地叫哥哥。


 


 


 


木子洋腾出一只手开了锁,进了家刚关上门,回身就把灵超抵在门上狠狠的亲。小孩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得瞪大了双眼,他的背被紧压在门上,木子洋的大手松开他的腰和屁股,一只揽着他的脖子,另一只爱抚着他的脸,他只能靠紧紧的夹在木子洋腰上勉强维持平衡。


 


 


 


一开始只是轻轻的啃,木子洋好像特别喜欢自己的下嘴唇,啃到快麻了才松开。刚想换口气,那人又黏黏糊糊的上来了,之后便是海啸一般的侵略,嘴里的每一处都留下了哥哥的温度,灵超有些喘不过气,细细的伸出舌头想要把嘴里不属于自己的物件顶出去,却被当作是回应,疯狂吸吮。


 


 


 


灵超说的没错,自己确实不该替他做选择,他不想灵超后悔,但是此时此刻,他就先反悔了。


 


 


 


亲了很久,木子洋仿佛是要把四个月的想念全都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直到唇舌相接处泄出小孩的轻声却难耐的娇吟。


 


他想要灵超,想要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他可以承受的极限。


 


 


但今天不行,他的宝贝刚下飞机就在门前蹲了一夜,身体已经吃不消了,他把灵超放下,准备给他找拖鞋,刚扭身就被小孩抓住了袖子,“我不走,我给你找拖鞋”。


 


 


“你背我,我不穿鞋了。”室内的灯光映在小孩的眼里,一闪一闪的。


 


 


 


 


不能再推开他了,木子洋想着。也不能再叫他难过了。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生活,不当明星也不做演员,远离聚光灯也好。


 


 


有些道理他一直没想明白,灵超走了一次,又出现在他面前,叫着他哥哥,他忽然就懂了。


 


 


他和弟弟,是不能分开的。灵超离不开他,他也不能离开灵超。


 


 


 


 


走到卫生间,把弟弟轻轻放在洗漱台上,接了温水润湿毛巾,给小孩擦了擦脸和手,又背着回了主卧。


 


 


帮他把小恐龙睡衣脱了下来,笑他还像个小孩。看着套上自己的T恤的小白团子钻进黑色的大床,视觉的反差让木子洋呼吸都重了些。


 


大概是不满自己一直不理人,小孩翻个身看着自己,伸出双手要抱抱,木子洋的心又化成了一汪春水,躺下身把小孩搂进怀里,两个在对方家门口等了一夜的人终于找到了休憩的最舒适地点。


 


 


灵超缩在木子洋怀里,小小的骨架被大宽肩整个人包裹着,就好像天生就适合这样的拥抱。他低声委屈地控诉:“你不来找我,也不管我去哪里,你说我开玩笑,也不给我打电话,抱都不抱我一下,我走了你也不来追我,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


 


 


木子洋低头看他,“是我不好,以后只有你不要我。”


 


 


灵超的眼睛湿润得像朦胧月色中的启明星,糯糯的张口,“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呀。”


 


 




他爱得太单纯,从懵懂年级就开始的爱,不掺一丝杂质,硬生生的敲开了木子洋的心,眨了眨天生含情的大眼睛,小声问:“那你喜欢我不咯?”


 


 


木子洋抓住他的肩膀,偏头堵住了他的嘴。


 


 


“从中国去巴黎的飞机比我想象的要快,感觉看了几部电影睡了一觉就到了。巴黎机场蜂窝式的水泥墙面一直延伸到天棚。”


 


 


“巴黎飞蒙彼利埃的时间只需要一本杂志,我的箱子在中转的时候出了问题,等了一天才到。”


 


 


“我也没有因为行李的事情太难过,大概是因为我那段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为别的事情难过。”


 


 


“我在国外的时候一直在想,当初坚持喜欢你这么多年,是因为当初相信。你说我在开玩笑,后来不是坚持不住,只是不敢信了。”


 




“其实我还是喜欢你,非常喜欢你。在外国的时候,早上起来满脑子都是你,我也知道你对我好,只是还不够,我一定要你确实是我。”


 


 


“可是我等了好久,等到我都不确定了。所以我回来了,一回来就来找你了,我昨晚到的时候,手机掉在家里,我又怕回去的路上错过,所以我......”


 


 


 


 


 


怀里的人声音越来越小,耳边慢慢传来均匀的呼吸


 




木子洋轻声喊,“小弟?”


 


“......”


 


“灵超?”


 


“......”


 


 


 


“李英超”


 


 


“我爱你。”


 


 


 


 


说出来了,木子洋呼出一口气,终于说出来了。虽然知道他睡着了,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木子洋有些自我厌恶的抓了抓头发。


 


下次吧,下次准备好了,措好了词,正式的、认真的当面说给他听。


 


他知道小孩喜欢听这个,也一直在等这个,不知道下次说出来的时候,小孩会露出怎样惊喜可爱的表情。


 


 


 


收紧了手臂,保持着一个小孩舒服的姿势,抱着怀里的人沉沉地睡去。


 


 


 


没看见,怀里的人紧闭着双眼,可爱的嘴唇悄悄上扬起幸福的弧度。












全文完






本来准备be的,强行圆回来了。


感恩喜欢!!


另,准备开新坑了!

























评论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