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毕侃】狐狸有一百种方式恶作剧,然后他被收拾了一百零一次

宗伝唐茶:

 大概是代拍的番外
——————————


 


MRboys一下班李希侃就压低了帽子蹿上保姆车,余明君上来时看到李希侃正倚着车门全神贯注刷微博。队友和经纪人都知道他在和自己的站哥谈恋爱,那没什么好说的,就还是让助理开车去老地方放下李希侃再回公司宿舍,尤其愚人节这么敏感的日子,谁也不想吸引李希侃的注意力惹来一脑袋恶作剧。


李希侃就只能抱着手机独自生闷气。


 


刚刷微博的时候还是乐呵呵的,小号关注的自己的一堆个站今天纷纷假冒起了余明君个站或者罗正个站,有几张拍的还真的很不错,他顺手保存了原图准备拿去勒索队友请客;紧接着看到一个站子摇身一变冒充21站哥个站发了几张毕雯珺的侧颜,李希侃看着评论区舔屏的回复一边爆笑一边磨牙一边存图安慰自己:我就知道你们觊觎他很久了,可是他眼里只有我。


马上李希侃就笑不出来了。


SayKan041121发了一组范丞丞饭拍,高清正面面带微笑甚至还有挥手示意,评论区一群丞妾惊呼原来范丞丞还会看AZ站长以外的站子镜头,还有人闹哄哄起哄21哥不如爬墙去狗范丞丞。虽然知道这是愚人节玩笑,也模糊能猜到范丞丞只是在讨好大舅哥,但李希侃还是很气,气得愤然取关一天,嘴里咕哝:“你不能喜欢别人啊,愚人节也不行。”


再往下拉到超话推荐,自己的超话当前最热的一条微博就是AdamZzang0616发的一组李希侃饭拍。李希侃当作小叔子的礼物收下了,本来心情已经稍稍好转,点开转评一看全都是站哥邪教党在呐喊“21AZ是真的”,简直要气到晕倒。


保姆车很快在一家寻常的便利店前贴着一辆白色商务车停下,开车的助理下车买烟,与此同时两辆车挨着的车门悄无声息移动打开,李希侃悄无声息地暗度陈仓钻进商务车里。等助理回来把保姆车开走,商务车还要再在原地停一会儿,李希侃一个人躺在商务车宽敞的车厢里咬着嘴唇盘算要怎么恶整毕雯珺出气。


 


毕雯珺写完报告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突然接到李希侃的电话要他下楼去接,说什么这么晚一个人坐电梯会害怕。向来自诩铁血硬汉淡定勇敢的李希侃会这么示弱撒娇实在出乎意料,毕雯珺衣服换到一半又重新穿好下楼接人,独自坐到地下一层电梯门缓缓打开,李希侃正戴着鸭舌帽仰头看他,眼睛一闪一闪。没等毕雯珺心痒地摘掉他的帽子吻下去,李希侃突然伸手把毕雯珺拉出来:“电梯里这么多人啊我就不上去了,要不你和我一起走楼梯?”



什么这么多人?


毕雯珺愣了愣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但猛然想起今天和黄明昊约好的愚人节互皮活动,也就猜到了小狐狸在搞什么鬼。拍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毕雯珺配合地牵起李希侃往外走:“是啊,挤得我都呼吸困难了,那咱们就走上去吧。”


???


这跟想好的不一样!


李希侃本能地缩了缩脖子被毕雯珺牵着往楼梯间走,心神不宁地回头看了电梯一下又一下,但直到电梯门合上也分明看不到一个人影。那么是真、真的有鬼?还是毕雯珺突然聪明了?


楼梯间没有灯,只有紧急出口的指示牌发出幽幽的灰绿色光线,台阶又陡又窄。李希侃紧紧贴着毕雯珺一步一步上楼,偏头看了一下毕雯珺漂亮的下巴弧线,不自觉地抓紧毕雯珺的袖子安慰自己:天蝎座男子嘛,有时候智商也是要上线的,骗不到就骗不到吧,这个世界没有鬼。


 


这样说服了自己安下心,恶作剧的念头又活跃起来:“太暗了又没有灯,要不我们玩个游戏?就那个忘情水游戏,我说啊你说忘,我说哦你说情,我说嗯你说水。”


毕雯珺热情不足:“这有什么好玩的。”


李希侃摇晃他手臂:“诶就玩一会儿吧。”


“忘情水不吉利。”


可以调整啊,李希侃飞速转动大脑:“那就,那就换成忘不了。”


毕雯珺瞥了他一眼没有继续反对,李希侃自顾自开启一轮游戏:“哦。”


“……不。”


“嗯。”


“了。”


“啊。”


“忘。”


“啊。”


“忘。”


“啊。”


“忘。”


李希侃嘿嘿地乐了:这么简单就骗到汪汪汪,天蝎男的智商上线也就一时而已。毕雯珺看他一个人在那儿乐,不知道是不是没反应过来,居然主动接茬:“继续呗。反过来玩怎么样,我先说。”


啊啊啊或哦哦哦和嗯嗯嗯都没有什么危险吧,李希侃想了想爽快地答应了。


“了。”


“嗯。”


“不。”


“哦。”


“不。”


“哦。”


“了。”


“嗯。”


“忘。”


“啊。”


李希侃还在集中精神等下一个口令呢,额头让毕雯珺轻轻弹了一下:“就这样吧,回去继续叫给我听。”


茫然了一会儿李希侃反应过来自己被反制了,还是有色反制!幸好楼道里黑乎乎看不到他脸有多红。气不过挣开手掐了毕雯珺一把,马上手被重新捉住包在掌心里。


 


没安分一会儿,李希侃又开始动歪脑筋。涂了红花油的笔他是准备好了,但这种黑漆漆的场合让人写字不科学,可以回家再试;整蛊可乐也是打算回家在有调料有肥皂水的环境做,现在手上没有;裂纹贴膜倒是贴好了,哎呀!刚才被毕雯珺吓到忘了这茬,应该先拉他去车库看看玻璃碎裂的车!现在已经上了好几层,再走楼梯下去上来他也不敢了,只好放弃。


想来想去,想起录节目时跟道具姐姐要的几块牙膏饼干——本来是想拿来整队友的,刷微博刷得生气把这茬忘了。他是不舍得让毕雯珺吃牙膏啦,但这不是没别的办法了吗?谁让毕雯珺不在别的地方上当消消李希侃的火气呢,这都是毕雯珺的错。


李希侃暗暗鼓励一下自己,掏出两块饼干,一块塞给毕雯珺一块假意自己要吃:“这么晚了你饿了吧,这个饼干味道很好的。”


味道是不错,佳洁士水晶牙膏味儿的。


默默补充了这么一句说明,李希侃攥着饼干紧张兮兮地观察毕雯珺的动作。毕雯珺看上去没有任何怀疑,虽然嘴里说着“其实我不饿”还是接过饼干直接放到嘴里咬下一口。


 


呃……


面不改色。


 


也可能是太暗了看不到改色?


李希侃加快脚步跑上两级台阶蹿到毕雯珺面前回头,借着微弱的绿光努力观察毕雯珺表情。两级台阶已经可以逆转两人的身高差,毕雯珺微微仰头看他:“怎么?”


“饼干……”李希侃有点茫然,“那个,味道你觉得怎么样……”


“你不是说挺好的吗?”


“哦,是,我是这么说的……”李希侃只能顺着话头同意下去。他能说什么呢?其实不好吃?而且真的很想不通,明明就是整蛊道具牙膏饼干啊,难道道具姐姐混进去普通饼干给他拿错了吗?


一堆问号快要挤破脑袋,他眼睁睁看着毕雯珺把剩下半块饼干塞进嘴里,抬手按着他的脖子往下压。他踉跄着下了一个台阶才站稳,嘴唇被碰触,牙关被撬开,柔软的舌头混着有点辛辣的牙膏味儿刺激得他一个激灵。


“不然你再尝尝。”


 


为什么要拿牙膏饼干呢?因为想整队友。


为什么想整队友呢?因为白天录节目时主持人问MRboys里谁最不会骗人,其他人都哈哈大笑地指向他说李希侃最不会骗人只会被骗。


他怎么就只会被骗了?他明明是最聪明的温州狐狸。


就很气。


 


呃。


那个。


我们明年愚人节再算账好了。


 


李希侃被亲得手脚发软地缩在毕雯珺怀里,模模糊糊地想。


 


 


FIN

评论

热度(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