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5A5O】LOVE SHUFFLE(ROUND 2 part 2)

宗伝唐茶:


 


 


 


电梯下到26层蔡徐坤径自走出去,没有任何邀请王子异的意思。王子异回头看了看坚决回家的毕雯珺,毕雯珺挑挑眉一脸看戏:“他一个星期不露面都是正常的,你可以放轻松。”


 


放轻松啊。


确实没那么大压力了,但还有一点点失落吧。


 


王子异摸了摸下巴,礼尚往来交换信息:“灵超应该更想找你取材吧,你兴趣爱好丰富的话让他取一个星期材还是安全的,没材可取了那他可能就只能对你的肉体感兴趣了。”


毕雯珺笑起来,电梯停下时摆摆手送别王子异:“谢谢提醒,不劳费心了。”


 


为什么连续跟几个邻居交锋都占不到上风呢?王子异深思起来,心想莫非自己还拉低了这栋公寓住户的平均智商水平。


这样的话抽到看着最精的那个人家还肯放自己一马真是很善良了吧。


 


 


抛开杂念专心修照片修到大半夜的王子异打着呵欠下到地下二层停车场,意外地遇到了本以为会不露面晾自己一星期的蔡徐坤。蔡徐坤宛如游魂一般漫无目的地在停车场一个空位前徘徊,看到他终于停下徘徊的脚步,开口时没有高声呼喊,传过来声音倒是很清楚:“我的车送修了。我忘了。”


王子异很上道地拉开副驾车门:“你要去哪儿?”


蔡徐坤笑一下走过来坐进车子,报了个地址便闭上眼睛假寐。


 


王子异的工作时间很有弹性,送一趟别人也不影响什么。等红灯的时候他扭头去看蔡徐坤,第一眼还以为对方微睁着眼盯着自己很是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只是细密的睫毛垂下的阴影。


这时电话打进来,他连上耳机接听手机,压着嗓子低声说话的同时扭头,这一次蔡徐坤是真的睁开眼安安静静看他打电话,一言不发,仿佛从来没有睡着过。


 


打来电话的是朱正廷,从对象到内容都令王子异感到奇怪:什么叫带上蔡徐坤一起来玩啊,洗牌游戏就算了四人约会又是什么进阶玩法啊?


他是无所谓,但别人愿意跟刚闹了分手的男朋友见面吗?你朱正廷不也没想着上周找蔡徐坤四人约会吗?


王子异皱起眉有点义愤,蔡徐坤伸手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腰:“答应他。”看王子异转头不确定地望过来,笑着重复一遍,“答应他。”


“那就这么定了吧,晚上见。”王子异挂上电话,忽然就感觉很没意思,不再扭头专注开车。


 


余情未了吧。


余情未了玩这么大干什么,他喜欢你你喜欢他怎么凑合不能过下去啊。


王子异感觉自己这一瞬间心硬如铁。


 


心硬如铁地到了地方,一路没再说话的蔡徐坤开门下车,不忙着离开,撑着车门看着王子异:“晚上到这里接我。”


王子异愣了一下,点点头。四人约会嘛,一起去总是应该的。


“明天上午,也送我到这里。”


行吧,看来今天他是没时间去修车厂提车。


“明天晚上,也到这里接我。”


蔡徐坤眼底已经带了浅浅的笑意,看得王子异一顿,好一会儿才慢慢回答:“你的车什么时候能修好?”


“啊,什么时候呢。”蔡徐坤似是而非地答道, 合上车门,隔着玻璃冲他摇摇手道别。


 


 


王子异调整了一下安全带,叹口气发动了车子。


他感觉自己又心软了。


 


 


 



 


 


 


朱正廷挂上电话回想了一下,感觉确实有隐约听到蔡徐坤的声音。大清早两个人就在一起,前情提要到底是什么内容简直不敢想吧!朱正廷头痛得很,都不敢跟郑锐彬汇报进展。偷眼觑一下郑锐彬,对方正拿着一卷台本认认真真练习着台词,似乎对这边的动静毫不关心。


他是有些佩服郑锐彬的。


 


 


他们抽完签后吃喝一会儿散去,喝了酒不能开车,他一个人溜达到公交站台吹风,不一会儿看到滴酒未沾的郑锐彬也踱上了站台。


认识却又不算熟悉,偏偏还抽到一起要做一周情侣,朱正廷觉得气氛很尴尬,正努力想着不尴尬的话题,就见郑锐彬忽然明朗地一笑:“我辞职了。既然这周的搭档是你,应该要通知你一下才对。”


哦……啊???


朱正廷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但对上那久违的明朗笑容,骤然失速的心跳又慢慢平缓下来:“那,你找到新的工作了吗?”


“没有。”郑锐彬诚实地摇摇头,笑容却没有失色的迹象,“所以我现在只能坐公交车节约开支了。”


明明是一般概念里令人遗憾的话题,朱正廷却不自觉地跟着郑锐彬笑起来:“那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还是喜欢音乐剧,就是不知道音乐剧还喜不喜欢我了。”郑锐彬开了个不是太好笑的玩笑,朱正廷却感觉那未必是玩笑,“我们之前见过,那时我唱的音乐剧Spring Awakening的《Left Behind》,记得吗?”


话题自然而然转到往事,那其实也是朱正廷怀念的美好时光,不禁笑起来:“我当时一心准备演出,谁的表演都没有看,但我记得你是演唱部门的第一名,当时你们学校的同学给你的应援也很……呃……”朱正廷有点说不下去,郑锐彬倒是自然而然接上:“你说那句‘狗逼学霸郑锐彬’?”


朱正廷有点尴尬地看他:“……我记得上半句还是很好的。”


 


雕刻美男天籁音,狗逼学霸郑锐彬。


现在回想起当时台下应援的同学在颁奖时突然齐刷刷喊这么一嗓子之后全场寂静的两秒钟还是很好笑。当时自然没有觉得好笑,但深感尴尬的他看到使坏成功笑得抱着肚子缩进座位的始作俑者蔡徐坤,心里奇异得一点脾气都升不起来。


 


他和蔡徐坤相识也是因为Spring Awakening。学校年度汇演他提议演这部剧,支持者众,真正招起演员,跑遍全系都没有一个女学生愿意演Wendla——以后从事这行了是另外一说,谁愿意为了一个校内汇演就在舞台上冒露点的风险呢?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老师劝他换剧目,他不肯死心,最后是学生会的学姐隐晦地建议他:音乐系有个学生,偶尔会帮戏剧社的忙,反串的时候特别漂亮。


音乐系,学唱几首歌应该不难吧?


他查到音乐系的课表,快到下课时间守在C5栋大门口等人。二层一间教室的窗户突然撞开了,他仰头去看,一个头发染了淡金色的男生正被一个抱着西瓜的女生逼到窗边,周围一群人鼓噪看戏,依稀能听到有人喊“蔡徐坤”这个名字。


那就是他要找的人?郑锐彬皱了皱眉,对染发这一点感到微微不满。


但那也不是他该管的就是了,郑锐彬早已学会这一点。他拉住一个走出大门的学生指着二层确认:“那是蔡徐坤吗?”


“是啊。”


“他这是惹了什么麻烦啊,”郑锐彬有些担忧,“找他帮忙真的正确吗……”


学生一听笑了,突然扯着嗓子喊:“蔡徐坤!有人找!”


蔡徐坤闻声回头,郑锐彬被这突变搞得有点慌,硬着头皮对上蔡徐坤的视线,就看对方眼睛亮了亮,突然接过女生手中的西瓜坐上窗台:“站过来点!接稳了!”


郑锐彬下意识依言行动,刚伸出手臂一颗黑美人西瓜就重重砸进怀里,砸得他退后两步。


然而二楼的大戏并未就此打住,送瓜女孩不依不饶地黏到蔡徐坤身边想抱住他的手臂,蔡徐坤一边躲闪一边再次招呼郑锐彬:“再过来点!接稳了!”


怎么还有啊,这年头女追男流行送西瓜吗?


郑锐彬放下西瓜再次伸出手,就见蔡徐坤突然按着窗台一个侧翻,在一片惊呼声中从二楼跳下来,结结实实落到他怀里,两个人一起人仰马翻倒在地上。


蔡徐坤快速爬起来,拉起郑锐彬拍拍他胸口:“谢了兄弟,你找我帮什么我都答应,但现在我得先逃个命。”说完拔腿跑了。


 


郑锐彬按了按胸口,还有点隐痛。但二楼而已,也不全是撞击带来的痛楚。


 


……


 


想起往事,郑锐彬按了按胸口,隐隐的疼痛再次出现了。


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会这么想的他,或许也不是那么喜欢蔡徐坤吧。


 


只不过是,在他二十岁那年,迟来的青春从C5栋的二楼跳下来了。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