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毕侃】捕狐

宗伝唐茶:




“关于这位代号‘狐狸’的盗窃犯我们已经进行过几次侧写实验,今天再提起是因为又有了新的进展。我知道在座不少人家中长辈在警局做事,消息灵通,对此有所耳闻,”毕雯珺单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踱下讲台,随手敲了敲第一排某张桌子,“那么你来说。”


“‘狐狸’又作案了,”女生神色兴奋,“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安保被打晕了一人,轻度脑震荡还没恢复意识,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看来狐狸打晕他之后还泄愤地踹了几脚……”


“泄愤二字去掉,不够客观。”毕雯珺手指向下动了动示意女生坐下,“此外根据访客记录,目前嫌疑对象暂时锁定为一位女性宾客——当然,身份经核查是捏造的,监控没能拍到正脸,即使拍到多半也是变装效果。我们知道狐狸作案手法很精致,以往作案从不与人发生冲突纠纷,悄无声息盗走目标又悄无声息离开。这是头一次有人遇袭,受害者清醒之前我们无法获得更多细节,那么在现有基础上,都来丰满一下狐狸的人设吧。想象夸张一点也没关系。”


“有没有可能是模仿犯?”男生大着胆子发言,“您之前分析过,狐狸作案时自我标签意识非常重,这样的人不会轻易更改作案习惯。和安保发生冲突进而在对方昏迷后做出疑似泄愤的殴打行为,这更像是新手作案遇到意外情况情绪激动之下的一种自我保护式攻击,可能只是狐狸的仰慕者进行的一次模仿犯罪。”


毕雯珺不置可否地点一下头,冲后排举手的女生点点下巴,女生扶着眼镜站起来一字一句分析:“被打晕的安保人员身高185公分,体重80公斤,有跆拳道段位,这样的人能被一击即倒,狐狸应当懂一些格斗技巧,客观来说力气也应该有。但狐狸对自己的力量没什么自信——自信于力量的人往往会滥用力量,偏重技巧并且主动回避肢体接触的人即使在力量方面并不感到自卑,也一定更习惯于依赖技巧和智慧。”


“狐狸是女的!”一名男生突然兴奋地跳起来,“我们之前一直不能确定狐狸的性别年龄,但如果这次的案件确实是狐狸本人犯下的,保安就是个突破口——我认识那个保安,他以前在我叔叔的公司当保安主管,后来因为总是对女客人动手动脚被投诉解职了。这次狐狸是女装扮相出现,如果是男的,被摸两下也不会怎么样啊,肯定是女的被动手动脚了怀恨在心暴打一顿保安进行报复!”


一片言之有理的应和声中毕雯珺难得地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一群蹲在前两排蹭课舔颜的女生为之迷醉。毕雯珺摇摇头:“这反而让我确信他是男人。”


“女犯罪者往往对利用外貌和性别牟利时需要付出的代价有更充分的心理准备——无关性别歧视,只是在当前社会环境下的生存智慧。反而是男人会对女装后可能遭遇的冒犯估计不足,突破心理底线时更容易做出过激反应。至于男人被摸两下没什么的说法……”毕雯珺轻飘飘地环视一周大教室内男多女少的人头,“你们就没人恐同吗?”


爆笑声响彻走廊,夹杂着“不恐不恐很支持”“恐同即深柜啊”“老师你恐吗”的乱哄哄的语句。


 


下课关电脑时有女生红着脸举一个粉色信封等在讲台前,毕雯珺头也不抬:“拿回去,找个好好听课的学生问问我第一节课讲了什么。”说着蹲到电脑机箱边拔掉u盘。等在女生旁边的僚机女孩想到了什么突然面色发青,拽过女生咬了一会儿耳朵,女生的脸色也慢慢和同伴的趋于一致,忙不迭地跑了。


毕雯珺似笑非笑地勾一下唇角,把u盘放进风衣口袋,大步走出教室。


 


毕雯珺是一名犯罪侧写课讲师,也是供职于刑事侦查局的一名侧写专家。他并不固定跟哪个部门行动,只是在行政方面隶属于一个寥寥四五人的小组。


组内无论男女老少,统统单身。


那是源于多年前的一桩大案:侧写专家小组被特殊犯罪课借去调查一个邪教团体,成功根据侧写印象抓到了几个首脑人物。


之后半个月的时间里,侧写专家们无一例外遭到疯狂报复:感情深厚的女友被杀死在家中浴室,预备结婚的男友在珠宝店挑选戒指时被一刀捅死,医院待产的妻子半夜被剖开肚皮挖出血淋淋的未成形婴儿……最年轻的侧写师因为情感生活匮乏,只能连累他养了四年的爱猫被吊死在家门口。


那名侧写师成为现在组内最年长的侧写专家,同时也是组长,至今孑然一身。每个新入组的侧写师都会受到提点:拥有最敏锐的心和眼,势必会吸引最猖狂的恶意仇恨,不要再妄想像平凡人一样被什么人爱、爱什么人。


毕雯珺也知道。


他接受这样的未来。


每个学期犯罪侧写课的第一堂他都会把这个故事讲一遍,在学生们发青的面色中轻描淡写:“所以收起你们多余的幻想,守法良民和我沾上关系,没好处的。”


 


但,行走世间,总不可能永远孤孑一人,多少要有情感寄托。


组里一点红追杰尼斯追得不亦乐乎,绿叶们有的激情打歌有的热衷动画片,老组长年过五十突然沉迷了找小偶像握手,毕雯珺桌子下至今还扔着两箱老组长分发的唱片CD。


毕雯珺则是玩了一段时间高达,每天被动画宅同事称颂一句狗逼有钱人。


但没多久他就找到了新的目标。


 


一梯一户的高级公寓好就好在不太需要跟邻居来往,一个人住也没什么人会闲着来打探主人的心路历程。开门关门换掉衣服,毕雯珺走到密密麻麻贴了满满的便签和图片的墙边,随手揭下一张没有写满的纸,抽出笔快速写下:警觉 格斗功底 恐同(?)


在最后的括号里流畅划出问号,毕雯珺不禁笑了。


他就在刑事侦查局供职,知道的东西当然比上课讲给学生的多得多。一墙的纸条拼凑出来,是个未免太有意思的罪犯。


 


一个珠宝藏品盗窃犯。


身高180公分往上,体重约60公斤,武力值即使有,大概也很有限。


独来独往,手法精致,有轻微强迫症和洁癖。


成功的盗贼一定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但善于变装融入人群说明沉稳的同时还有活泼的交际能力。


当然也有冒险精神。


追踪到临时住所总能找到几个带着猫抓痕的垫子手套,是个走到哪里撩猫到哪里的爱猫人士。


喜欢动物的人,性格里多多少少带了点柔软天真,从作案中执着地不肯与人发生冲突也能看出来。


但居所不定,大概并不能长久养猫。


别说养猫,养自己大概都不是很会养。大盗不缺钱,随便扔在落脚地的奢侈品并不少见,但生活痕迹一看就不是很会打理自己。


 


还有……


还有什么呢?


 


会被保安调戏,大概女装很漂亮。


180男子穿女装不违和,自然骨架纤细五官柔软,腰细腿长,肤质细腻。


还要娇嗲才能惑人心神。


但打晕保安踹几脚泄愤的时候可能又是咬牙切齿,杀气腾腾。


生机勃勃。


 


不能和平凡的守法良民构建情感纽带,那就惦记一下不平凡的违法罪犯好了。惦记下去会是什么结果,谁又知道呢?


他从第一次盗窃开始跟这个系列案件,交了一堆侧写,还藏了一堆侧写。


在许多个梦中,套着他的衬衣,抱着他的脖子从容不迫地摆动臀腿,耐心起伏着,愉悦的叫声都叫得泰然的,狡猾的狐狸。


他有信心比所有人提前一步抓到。


 


  


清晨去学校,下到地下一层停车场,电梯门缓缓打开,细眉细眼的青年捧着纸箱走进来。


长臂长腿,脚步轻盈。


纸箱顶部趴着白软的一团。


“这是猫?”


“仿真猫,会叫的,你要戳戳吗?”


原来如此。


“咦,你不出去吗?”


“嗯……有东西忘了拿。”


“这样啊。我是刚搬过来的,认识你很高兴~”


很高兴。


所有梦里的模糊人影终于有了面孔。


 


毕雯珺靠着电梯墙壁,注视着已经抱着纸箱转过去的颀长背影,抬手松了松领带。


 


 


瞧。


抓到了。


 


 


FIN

评论

热度(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