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5A5O】LOVE SHUFFLE(ROUND 0 下篇)

宗伝唐茶:


 


 


 


朱正廷有些后悔,也有些困惑。


后悔不该把事情来龙去脉说给黄明昊听。原本他只是想起这个表弟家似乎在舞团附近有炒楼盘,可以紧急求助他借套房子让自己搬过去,不想那小魔星放了暑假正在这座城市玩,一听他要借房子旁敲侧击把来龙去脉问了个大概,登时对所谓的LOVE SHUFFLE起了兴趣,死缠烂打非要跟着来参加。


困惑的……就是毕雯珺的行为。


 


听了这种把爱情关系拿来洗牌的游戏一般人都会觉得荒诞甚至下流吧?可是灵超首先答应了,王子异考虑了一下表示可以加入,朱正廷还在组织语言想尽量冷静礼貌地谢绝游戏邀请时毕雯珺突然攥紧了他的手发话:“我们也参加。”


随即扭过头盯着他:“不那么安稳的生活,给你一次机会,也给我一次机会,试试看?”


目光幽深安静,莫名地朱正廷觉得那眼底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在低温灼烧,可能是滚烫的可能是冰冷的,他都不敢碰一下。


毕雯珺不会允许他拒绝这个游戏——朱正廷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他屈服了。


 


于是此时他要带着一只高大又黏人的中学鸡去见这个奇怪游戏的其他玩家了。


 


带着黄明昊总怕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提早出门,万幸这祖宗今天一路乖巧配合,顺利到达饭店包厢时比约定时间提前了近半个钟头。踏进包厢时王子异正揽着旁边人的椅背低头说话,听到动静抬头打了个坦坦荡荡的招呼,朱正廷这才看清王子异带来的伴是什么长相:眉眼细长,挑染了一点栗色的头发很柔顺,抿着薄唇浅浅微笑,寻常的乖巧学生模样。


但肯来这个游戏的人又哪会是寻常的乖巧学生呢?


薄唇的人薄情或者还真是什么人间至理。


 


紧接着蔡徐坤到了,依然是那种有些萧索的省电模式,窝进椅子时先叹了口气才对自己独自前来做出解释:“他有事,我先过来。”


朱正廷想起,其实蔡徐坤的故事他们是没有听过的。


这个人挑头提起的LOVE SHUFFLE游戏,破坏别人的秩序也破坏自己的秩序,朱正廷对他观感复杂——说不好奇他的故事那是假的,但,什么故事才会造就这样一个人呢?他又有些害怕去探究。


 


毕雯珺下车的时候看到灵超和林彦俊二人正在门口拉拉扯扯,上前也不是离开也不是,退在一边很看了一场戏。


林彦俊坐在驾驶位,脑袋探出车窗的同时努力抽回手:“送你来已经仁至义尽了,本来这游戏就关我什么事啊!我好好的一个单身狗跟你们洗什么牌啊!”


灵超扯着林彦俊的手发火:“怎么就不关你的事了,我的事怎么就不是你的事了!我要参加游戏你就说你来是不来!”


“不来!”林彦俊斩钉截铁回答,然后又被突然放手坑得撞了脑袋。


灵超站在车外冷笑地按着手机:“好,你单身狗不关你事你不来,那我也只能跟前男友复个合了,你现在就可以……”


林彦俊捂着头撞门出来抢过手机:“我撞傻了脑袋才会陪你发疯!”


“你撞傻了?”灵超瞪他,伸着手讨要手机。


“傻了!”林彦俊把刚拉出黑名单的号码重新塞回黑名单这才把手机还给他,恨恨地摔上门锁车,“所以现在陪你去发疯!”


 


 


人不能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可总会有河流一次一次出现在你眼前,也总会有人一次一次不知悔改地踏进去。


毕雯珺看着打打闹闹走进饭店的二人,若有所失地叹了口气,站了一分钟,这才迈出步子。


 


 


 



 


 


 


八个人坐一桌,气氛有些尴尬。


按理应该挑头搞事的人充当mc活跃气氛,可惜蔡徐坤毫无自觉静静缩在角落放空,毕雯珺左右看看还是主动露出一个引人好感的笑容:“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毕雯珺,公司部门主管。”


朱正廷勉强地配合了毕雯珺:“我是朱正廷,之前和他一个公司,后来辞职了,现在在现代舞团做舞蹈演员。这是我表弟黄明昊,来凑热闹的,请大家多多包涵。”


 


王子异还是自然而然宣示主权的样子搭着旁边椅背,这时手指伸了伸戳一下少年的脸颊:“王子异,摄影家,正正经经的摄影家,不是微博骗炮那种啊。他是李希侃,美大学生,话有点少,我先提前拜托抽到他的朋友多担待他了。”李希侃安静地笑了笑,默认了王子异的代言。


 


灵超整理整理衣领咳嗽一声:“灵超。”


除了林彦俊叹息着侧过头不忍直视,其他人都在默默等着灵超的下文。


灵超有点急,又咳嗽一声重重强调:“那个作家灵超。”


一众茫然眼神中只有朱正廷露出惊喜神色:“你就是那个写了《大时代》《快乐顺流成江》的灵超?我好喜欢你啊,我是看着你的书长大的。”


灵超才满意了没三秒钟就感觉哪里不对:哥哥,你比我大吧,看谁书长大呢你。


一看发小气得鼓起脸颊,林彦俊赶紧出来打岔:“我叫林彦俊,现在在做助理导演。其实只是叫着好听,给导演打杂的而已。”


灵超迅速被转移了重点出言护短:“别听他谦虚,他以后是要当国际知名导演的,我的书影视版权一本都没卖就留着给他拍呢!”


林彦俊有点不好意思地控制着酒窝不要出现:“我要是当了国际知名导演怎么还会拍你那些青春疼痛小说啊。”


“怎么你还嫌弃上青春疼痛小说了?”灵超不乐意了,伸出魔爪去拍林彦俊脑袋,林彦俊躲来躲去保护发型:“不嫌弃不嫌弃行了你快坐好!”


 


蔡徐坤下巴支在桌面上懒洋洋地看着灵超和林彦俊折腾,等其他人目光集中到他身上,这才抖了抖衣服坐正。还没开口,包厢门打开闯进个人来:


“别闹了,跟我回去吧。”


闻言,蔡徐坤偏着头像是思考着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只是突然笑了一下。


没等他说话,已经有人不是很确定地认出了来人:


 


“……郑……锐彬?”


 


朱正廷没想过再见到郑锐彬会是在这样的情境。


之前的印象其实谈不上多深刻,不过是校际文艺类比赛上打过照面,一个唱歌一个跳舞,连部门种类都不一样。


但,比跟一群陌生人玩爱情洗牌更尴尬的,恐怕就是陌生人里还有认识但不太熟的人了吧。


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郑锐彬听到声音偏头,也很快认出了朱正廷。这并不奇怪,看过朱正廷跳舞的人很少有谁能够真的把他剔除出记忆。


但他们也谈不上熟悉,更何况今天的重点不是久别重逢。


 


郑锐彬重新看向蔡徐坤,神色疲惫又无奈:“你不喜欢什么,说出来,我们好好沟通,我会改的。只是不要这样闹了,我也很累。”


蔡徐坤充满兴味地来回扫视着郑锐彬和朱正廷,慢慢抬起一只手托住下巴,冷不丁冒出一句惊世之语:“算了吧,我觉得这里有人比你让我更感兴趣。”


 


固然郑锐彬如遭雷殛,在座其他人也瞬间不自在起来了。


 


 


“我啊,是个挺没意思的人。”蔡徐坤托着下巴对郑锐彬笑,“所有精力都给了舞台,下了舞台我就关灯断电,什么都不是。我都习惯了这种没有光亮没有颜色的私人生活时,你光芒万丈地出现,给我打着光让我看到很多颜色,我很感激,喜欢你也是真的喜欢你。”


“可是现在啊……和你一起待在黑暗里,回忆从前的生活,真的很没意思。”


 


象牙塔顶端的天之骄子,在学校闪闪发光,学习和玩乐都十分厉害,想做什么一定能够做到。


但是离开象牙塔,光环忽然褪去。


还想事事争先,周围的准则已经变了。社会人的生活总是那么复杂,问题没有标准的答案,不是努力就能获取满分,不是专注就能受到喜爱。


 


他在茫然中跌跌撞撞跟着人潮前行,如果找不到出路,至少不要区别于人群。


他已经那么努力了。


 


可是心底的焦灼不甘始终存在,等在一边的蔡徐坤终于也不想再等下去了。


一句话就能戳破他的人间幻梦,果然最能伤害你的人就是最了解你的人。


 


郑锐彬摇摇欲坠,朱正廷犹豫了一瞬伸手拉他坐下。


 


 


“郑锐彬,公司白领。”蔡徐坤帮毫无反应的郑锐彬做了自我介绍,“人到齐了,不过这个人数,玩起来就为难了。”


 


 


 



 


 


 


朱正廷愣了愣,连忙把黄明昊往自己身边一扯:“不用算他,他才十六岁就是来凑热闹的。”


“谁说的,我当然要参加!”黄明昊甩开朱正廷的手,昂着下巴坐直。朱正廷又气又无奈,还想再把黄明昊拉过来说教一番,毕雯珺开口:“来都来了,让他玩吧,再叫一个人就是了。”


在朱正廷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毕雯珺拨了个电话报了饭店名字:“尽快到这个地方。”


“对,很紧急。”


“社交活动,对提高你的社交能力很有帮助。”


 


……这摆明了是在骗人吧。


 


一众人复杂的目光中气氛再次尴尬了,林彦俊本能地想活跃活跃气氛:“哈哈说起来咱们这是凑了什么巨人天团啊一个比一个高,走在一起还挺吓人……”


说着说着就笑不出来了。


连十六岁那个看着都一米八多,现在的男孩子都吃什么长大的。


满桌就没有一朵一米八以下的花,这年头当瓜这么难了吗?


我这真是舍命在陪发小发疯。


 


在发小嘲笑的目光中林彦俊再次硬着头皮活跃气氛:“不然叫个身高不那么高的,来中和中和咱们这一桌的气场?”


 


“啊。”毕雯珺有点歉疚,“可是人已经出发了,来不及改叫其他人,抱歉。”


 


林彦俊愣了愣,包厢的门笃笃响了两声。


 


 


范丞丞推门进来,忐忑地跟毕雯珺主管和其他不认识的人问了好。


不太清楚是什么社交活动,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有好几个人看着他眼神带笑,还有一个人看上去很生无可恋。


 


 


 


林彦俊:……打扰了,告辞。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