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5A5O】LOVE SHUFFLE (ROUND 0)

宗伝唐茶:

爱情洗牌paro,人选由白桃酸奶老师拟定;


过程抽签随缘,结局人为操作;


如果用抽签逃避责任依然要迎来被辱骂的命运,那么不妨现在就承认我是畜生好了。

……这tag可怎么打啊!
————————————


【ROUND 0】


 


 


 



 


 


 


毕雯珺调整了一下微笑的角度,语气温和:“能再说一遍吗?我好像幻听了。”


“我说我拒绝。”朱正廷反复摇着头,语气斩钉截铁,表情却惊慌得要哭出来一样,“我不会和你结婚。”


 


奇怪的是心中也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浮现,像是灵魂已经脱离身躯,高高在上地俯视这场失败的求婚。


甚至还有能力笑一笑,做出一个等待解释的表情。


 


朱正廷有些对不上毕雯珺的目光,但努力强迫自己迎着男友——现在大概是前男友了——的视线说话,思路逐渐清晰,语言也很快流畅起来:“不是因为家庭反对或者社会的目光,不是因为这些。我拒绝就只是因为我要拒绝。”


“所以我在听。”毕雯珺耐心地引导他回答问题,一如从前无数次曾经的那样,只是心中温柔怜惜的情绪被巨大的荒诞感所代替。


 


“……我觉得很可怕。”朱正廷眨眨眼睛,终于没控制住落下一滴泪。


“我、我们从小认识。念一样的中学,考一样的大学,进一样的社团,住同一间宿舍,进同一家公司,租同一处公寓,你说你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不和你在一起的可能性是什么样的,那就在一起。”他用力摇摇头,“我要是答应了求婚,是不是以后也会继续这样,没有惊喜没有意外什么都没有,都是按部就班像程序设计好的一样,一辈子就这样了?”


“你不喜欢吗?”毕雯珺摸摸朱正廷的头,想要如往常那样揉一下,到底停了手,“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平静安稳的生活,有舞台让你跳舞,有一个家等你回去,你说这些就是你最想要的。我……也只是想给你这些而已。”


朱正廷捂住脸:“我觉得很可怕。我才二十二岁,为什么好像已经能看到自己八十二岁的样子了。我可能,可能也不是那么想要安稳的生活。”


 


……可能啊。


只是为了一个可能,就毅然放弃已经握在手里的。


他爱他纯澈天真,有艺术家的灵魂感性,捧在手里直到今天,果然纯澈的人最直接,纯澈的人也最残忍了。


毕雯珺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开口时语声依然温和:“那你该知道,接下来我们要分手了吧。”


朱正廷努力控制住泪水,保持着与毕雯珺的对视,点点头。


“那我去收拾东西。”毕雯珺按着膝盖站起来,被朱正廷一把拉住:“我搬走吧,这里离你上班的地方更近,我去舞团附近租一间公寓就好了。”


毕雯珺没有继续纠结下去,点点头同意了这个方案,随即开始帮朱正廷收拾东西。


 


在一起这么久,所有的生活痕迹都是一式两份的,如今要收拾出其中一份,仿佛一刀将生活劈成两半,鲜血还会沿着刀刃往下流。


毕雯珺侧头看一眼朱正廷。


熟悉又突然显得陌生的人,收拾东西时的目光平静又坚定,唯一能证明他刚才哭过的证据可能只有那双微微红肿的眼睛。


 


 


 



 


 


 


灵超面无表情地抵着门:“我叫外卖就好了,我不要出去。”


林彦俊拼了命把他往门外拽:“我请客!你今天还非出了这门不可!”


“哦那就走吧。”


灵超突然停止抵抗,林彦俊惯性过猛差点把自己摔个四脚朝天,饶是站稳了后脑也在楼道墙壁上磕了个不轻,疼得龇牙咧嘴:“李英超你突然松的什么手!”


“左手。”灵超晃晃左手算是回答了问题,“还有叫我灵超,我早就改名了。所以你到底还请不请客?”


“……请客。”林彦俊忍着疼犹豫一瞬,还是对发小的担心占了上风。


 


这栋高级公寓一共48层,灵超就住48层,按他的话说像他这样的顶尖写手网文大神只有顶层的视野才能支撑他丰沛的文思。而林彦俊每次来都心惊胆战,此时再一次忍不住吐槽:“你就不怕电梯坏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离你48层?”


灵超无聊地玩起了手机:“什么时代了我何必非得出门,大不了叫外卖,爬48层的那也不是我。”


“造孽啊。”林彦俊感叹着看向对面,通过镜面反光小心观察着灵超的神情,冷不防灵超突然开口:“偷偷摸摸看什么看,想问就问。”


“……你和那小子分手了?”


“分了。”


“……没关系吗?”


“当然没关系了。”灵超把手机往兜里一扣冷笑起来,“我是缺钱还是缺人喜欢,长得不美还是技术不好,凭什么就得给他寄托他对他那白月光的情思,这狗血桥段我早八十本书之前都没在写了!”


叮一声电梯停在26层,眼瞅着有人要进来了灵超还在那儿荤的素的胡说一通发泄郁气,林彦俊赶紧捣了灵超一肘让他住口——住口是住口了,这小坏蛋背过手掀开他衣服下摆,指甲尖尖掐住他腰上一丝软肉就是一拧——林彦俊惨白着脸和人点头招呼,直看得灵超那叫个神清气爽百病全消,也不愤怒也不郁闷了,还有心情跟一个楼的邻居打打招呼。


别说,这公寓一梯一户的设计,大家楼上楼下的还真都认识。


灵超笑得人畜无害:“蔡先生晚上好~”


 


蔡徐坤搬过来这么久,见灵超也不是一次两次,这么殷勤的招呼还真是头回遇到,愣了愣点点头:“晚上好。”


 


灵超现在可太有兴致了,不禁就想抓着蔡徐坤多闲磕几句牙,蔡徐坤只是跟他笑了笑便站去电梯角落,额头抵着墙角目光放空,看着有些冷漠。灵超悻悻地打消闲聊念头,这会儿觉出肚子饿来,仰头巴巴地盯着楼层数字变动,变成“11”时电梯又停下来。


一个数字就让灵超笑得不可自已:“住这层的那得是个铁血火辣金枪不倒重金寻他的1。”


林彦俊对发小的口无遮拦彻底绝望了,他按着额头小声抱怨:“你可别忘了1还有可能是钢管直的1啊。”


灵超盯着这没见过几次很觉面生的英俊青年,下意识舔舔唇嘀咕:“你骂谁直男呢。”


 


铁血火辣金枪不倒重金寻他的王子异并不知道有人gaydar响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本钱正在被人暗中掂量,礼貌地和不太熟的邻居点点头扫视一圈电梯环境,看了看倚在墙角一脸淡漠的蔡徐坤,不自觉也选了个墙角站定。


电梯继续往下,停在了7楼。


朱正廷先一步进来打一圈招呼,身体挡着电梯门不让合上,就见毕雯珺拎着两个大号行李箱侧着身进来,电梯顿时塞得满满当当。灵超不得不后退两步紧紧贴着墙面,却又好奇地伸长脑袋观察二人。


两人年纪轻长得好脾气也都温柔,整个楼里排人缘算得上数一数二,灵超自然跟他们也熟识。旁人或者觉得二人是兄弟或亲戚合住,gaydar灵敏的灵超却早早窥破两人关系,此时作死本能再次发作,高高兴兴调笑道:“这么多东西,要去度蜜月吗?”


朱正廷愣了一下没有说话,等毕雯珺把箱子摆好才退到电梯内,看着电梯门慢慢合上,听到毕雯珺平静地回答:“说笑了,搬家而已。”


 


这么好看的邻居要搬家还真可惜,灵超有点不舍,看了看箱子又觉得奇怪:“那你们东西真的很少啊,两个箱子就够了吗?大件家具都扔了重新买?”


毕雯珺温和答话,像是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琐事:“他一个人搬走而已。我们分手了。”


 


灵超被吓到了。


他惶然地看看毕雯珺,看看朱正廷,又扭头看看林彦俊。林彦俊无语归无语,这种时候还是伸手握了握发小的手提供力量,灵超定定神声音小了很多:“对不起。”


毕雯珺笑起来:“为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和平分手罢了,日子一样要过,地球一样在转。”


 


不对。


毕雯珺看上去情绪十分稳定,但灵超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儿的问题。焦躁了一会儿,突然听到电梯角落响起声音:“电梯停了。”


 


蔡徐坤收回放空的目光,慢慢站直身体,意态依然冷淡萧索:“电梯坏了吧。”


 


众人这才惊觉,电梯停在7层之后,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走。


 


 


 



 


 


 


按铃的按铃,播物业电话的播物业电话。朱正廷试着拍了拍电梯门毫无反应,心中有些慌又有些难言的恐惧,反复对电梯内众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不该挡着电梯门,一定是我把电梯弄坏了……”毕雯珺见状又低叹一声,伸长手臂揽过朱正廷,从后脑到后背一遍遍安抚着。


看得刚刚分了手的灵超有些眼热。


 


等物业派人来处理电梯的时候,灵超冷不防冒出一句问话:“你们为什么要分手?”


 


是作死的问题没错,可灵超执拗地想知道。


 


朝夕相处的恋人心心念念的是另一个白月光,天生一对的情侣前脚温情拥抱后脚分道扬镳。


爱情什么时候是这么暧昧模糊说不清楚的东西了?


 


朱正廷看了一眼毕雯珺,有些歉疚:“是我……”


“是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刺激的感觉了。”毕雯珺平静地揽过话头。


王子异不解地看向二人,靠回墙角假寐的蔡徐坤睁开眼睛。


“我们都还这么年轻。”毕雯珺笑着比划一下,“居然能每天一点激情都没有,按部就班生活,这颗心很久没有心动的感觉了吧。”


 


灵超看着他,突然就很为这样的解释感到难过。


也许是出于某种证明什么的冲动,他脱口而出:“我也刚刚分手了。”


“呃,我,我不讨厌按部就班的生活,但我发现他不是真的喜欢我。他心中有个白月光,我长得跟那个人很像,昨天我发现了,马上就把他踹了。我绝对不会忍受不够专一的爱情!”


 


王子异被这孩子气的宣言逗乐了,回过神忽然发现其他人的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反应了几秒钟这才在心底卧槽一声:怎么突然就变成情感自白大会了,关我什么事啊!


……但该合群的时候就要合群,王子异还是妥协了。他绞尽脑汁整理着自己的情感关系中可能存在的烦恼:“呃……我有个对象……”


众人默默地看着他。


王子异头皮发麻地继续往下说:“……我跟我对象可能共同话题不太多,我经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时候也觉得有点瘆人……这么一说好像还真不怎么合适啊我怎么觉得我也该分手了。”


 


“噗。”


蔡徐坤笑得眼睛微微弯起来,在其他人的视线集中过来时舒舒服服地换个姿势倚着墙角,突然掉转了话题:


“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叫love shuffle的游戏。”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