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5A5O】LOVE SHUFFLE(ROUND 1上)

宗伝唐茶:

【ROUND 1】


 


 


 



 


 


 


李希侃站起来的时候王子异本能伸手想去拉人,但灵超已经跳过来亲昵甜蜜地抱住王子异的手臂说这周请多关照了。


王子异顿了顿,顺势环住灵超抱一下笑道:“请多关照。”


说话时眼睛盯着李希侃,但李希侃并没有回头。


 


答应下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过真的会参加这个游戏。天地良心,他不是那么爱玩的人,虽然长了一张玩咖渣1的脸,数数情史却堪称清纯。


只是困在电梯里的情感自白大会让王子异意识到,他和李希侃之间确实出现了问题。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阶段,想要更靠近一步却无从下手,停在原地又会看着不是那么深厚的情感基础一点一点消磨。


或许来一点刺激能帮助他们做出选择。


带着不轻的心理压力邀请恋人参加游戏,设想过对方会摔门而去或者一个耳光打过来,哪一种反应他都有对应措施,总能找到机会靠近一步。


可李希侃只是淡淡笑着说:“好。”


 


 


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李希侃的场景,完美贴合布莱希特的诗歌:那是蓝色九月的一天,我在一株李树的细长阴影下,静静搂着他,我的情人是这样。


苍白而沉默的美大学生在树荫中画画,确实仿佛一个不逝的梦。


他走过去蹲下,问要不要做我的模特。学生握着画笔低头看他,笑了笑:“好。”


 


美大校长重金请他拍一组商业摄影推广学校,他却盯上人家的学生,自己也觉得自己很畜生。


畜生绕着学生走了一圈,画板上夹着的、地上散落的,一张一张画的都是各种各样的人。可能畜生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做个人,不管不顾地问学生:“那你要不要我做你的模特。”


学生握着画笔仰头看他,漆黑的眼睛看不出是盯着他还是走神:“好。”


 


后来是带了紧张的调笑:“我听说你们画画经常要找裸体模特,你觉得我需要脱衣服吗?”


学生开始收拾画具:“好。”


 


再后来是凑近作画中的学生,跪在画室的水泥地面上抚摸学生脸颊:“我现在,非常想吻你。”


画笔停顿一瞬,以为终于要看到什么激烈情绪。


学生却只是转了转漆黑的眼珠,定定看向他:“好。”


 


包括后来说不清是刺激还是试探的游戏邀请,依然只能得到一个毫无波澜的“好”。


 


 


还不知道学生叫什么名字时就把人睡了。怎么听怎么渣男,但王子异是真的努力过想好好谈个恋爱的。


看着李希侃没有任何犹豫迟疑地坐去郑锐彬旁边,倒不是觉得愤怒或者难过。


王子异靠回椅背,想不清楚现在心中这种失望的情绪到底是对李希侃,还是对自己。


 


 


 



 


 


 


朱正廷硬着头皮坐到林彦俊身边,林彦俊不自在地往另一边让了让。


这个动作反倒让朱正廷安心了很多,胆子也大起来,悄悄发问:“你刚才洗牌的时候是不是动手脚了?”


对上林彦俊惊疑的目光,朱正廷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你是帮你朋友追王子异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林彦俊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灵超确实偷偷拜托林彦俊把王子异和他洗到一对去。用灵超的话来说,这种铁血火辣金枪不倒重金寻他的1只有杀错绝不能放过,说不好游戏能玩几轮的情况下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才不会留有遗憾。


但林彦俊什么都没做。


看着发小流水一样换男友是一回事,帮着发小追男人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也可以把灵超和自己洗到一起,就说看错牌好了,大不了被不疼不痒地揍几拳。


这个想法在看到灵超如愿以偿抱住王子异手臂时才冒出头,可是太晚了。他总希望能等到命运真正眷顾他一次,最终命运是站在灵超那边的。


 


不用手段就不能走到一起的话,有时夜深人静时他也会想:算了吧就这样也好,不就是做朋友吗,朋友也是可以做一辈子的。


等到天亮了灵超一个电话打来求他救急救命救火,见面了又是讨好讨喜讨打的模样,一个瞬间他就反悔了。


 


坚持了漫长时光,甚至难以追溯到记忆的起点。零星的印象比如他从双语幼儿园回到家老老实实背英文诗,还叫李英超的小男孩趴在桌子对面写作业听得不耐烦,背半句就塞过来一嘴樱桃使坏,看着他背卡壳幸灾乐祸笑倒在地的模样。


 


那时所谓的诗也只是帮助小孩子记忆单词的简单韵文,并非名家名篇,林彦俊早就不记得了。


但是那之后,樱桃的滋味就与李英超挂上了钩。


 


从李英超到灵超,名字变了人却没变,还是那么张牙舞爪地给他的生活留下许多独特痕迹。这样一个人,终有一日会和其他什么人天长地久一生,想想都难以接受。


 


 


还要坚持多久?林彦俊叹口气,还能坚持多久?


 


可能游戏结束时,就真的能有答案。


 


赢家通吃,输家通赔,得偿所愿或者精疲力尽,两种结局罢了。


 


 


 



 


 


 


十五六岁最是人嫌狗不待见的年龄,如黄明昊这样恃财傲物恃嗲行凶的富二代叛逆起来更是无人可敌。依他的脾气,在毕雯珺自作主张把那个范丞丞推过来还美其名曰“新手礼包”叫他们这一局自己先玩时他就该发起火来,非得讨回自己的抽签权不可。


可那看上去也没比他大多少岁的新手礼包一过来就紧张兮兮地牵住新手玩家:“我,我会努力让你开心的,认识你我很高兴。”


 


你一个新手礼包,没事干上来就咬耳朵做什么!


新手玩家揉揉被呼吸吹得发痒的耳朵,悄悄改了主意。


 


开局从easy模式走起也没什么错嘛。


 


 


黄明昊扯着范丞丞跑路了没多久,抽完签的毕雯珺看了看更换座位的其他人,又看了看窝在椅子里一动不动的蔡徐坤,觉得还是自己过去好了。


才贴着桌子转了四分之一圈,朱正廷忽然叫住他,他要定一定神才能回头,提醒自己:不要心怀期待。


 


“让那孩子跟昊昊一起出去真的没关系吗?昊昊很皮的。”朱正廷一脸不安。


 


看,不要心怀期待是多么有用的警示。


 


毕雯珺笑了:“没关系,他能应付的。”


 


“你不要把昊昊想得太省心,”朱正廷还是不放心,“他都被家里惯坏了,又喜欢拿钱砸人,那孩子要是还有其他公事做,昊昊不一定能放他走。”


 


毕雯珺不很在意地走到蔡徐坤旁边坐下:“你忘记了吧,你也见过他的,每年放假都会来公司玩。总裁公子下凡体验生活,哪个部门会给他安排什么正经公事。”


 


 


可你却敢把总裁公子骗过来“社交活动”。


蔡徐坤转了身体朝向,托着腮瞧了毕雯珺好一会儿,直到毕雯珺都不禁转开视线,这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笑道:“真期待啊。”


 


 


与此同时,黄明昊看着要什么买什么刷卡结账眼睛都不眨的、即使如此都没有任何霸道总裁之气只会露出腼腆温顺的狗狗眼神的范丞丞,仿佛感受到了黄蓉被郭靖善待时的感动。


这个郭靖还这么好看。


不禁拉了拉范丞丞的手替他担忧:“一下子花这么多钱你自己生活怎么办呀。”


“我没想过。”范丞丞诚实地望着他,“但毕主管教我,如果要让你开心,那就你想做什么都答应你。现在你觉得开心吗?”


 


啊,淳朴老实的小职员,倾尽千金还什么都不图,只为了让富二代小少年开心。


黄明昊鼻子有点酸酸的,板着脸回答:“你陪我去游乐园吧,我就开心了。”


 


 


黄蓉看不出穿貂的郭靖身怀重金又是金刀驸马,那黄明昊看不出没穿貂的范丞丞是财阀公子也很正常。


黄家人自带的运气buff罢了。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