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卜洋】生贺·措辞合理 没你不行

甜蜜蜜

洗牌游戏:

我是坤音的天花板,我作证。这都是真的。

01 合盘
“妈,我啥时候出生的啊?不是日子,要具体时间…啊好好好,没啥事了,我就问问…”岳明辉挂了电话对着上升星座表找自己对应的一项。

坤音公司文化:天南地北什么都信,上天入地个个显灵。
上天就是星盘。

岳明辉活了二十六年,被木子洋拉着科普了一通才知道自己的星座不止一个,什么上升下降太阳月亮的,神神叨叨脑子疼。
这种繁琐复杂的事情上,岳明辉北方糙老爷们儿属性暴露无遗。
“这玩意儿准吗?”
“准!”卜凡凡训练完刚回来,热气腾腾的站岳明辉眼前认真点头。
“比如?”
“太阳拱月亮,太阳合水星…”指着木子洋巴拉巴拉。
“啊?”岳明辉听的一脸懵。
木子洋看着还在讲的卜凡凡,一把揽过来嘴对嘴亲了一口:“明白了?”耳朵在不被注意的地方发着热,虽然还是一脸不耐烦皱眉,嘴唇上是卜凡凡的汗,咸咸的温热,赶紧抬手抹了一把。
留下一脸狗狗样难以置信的卜凡凡还有没眼看的岳明辉。

“明白了?”揉揉卜凡凡耳垂斜眼看着岳明辉。
“啊…啊。”明白个屁啊,再演示是不是要直播GV了,直男岳闭麦离开。

今天的老岳搞懂星盘了吗?
没有。


02 背心
木子洋不喜欢他的太平洋宽肩,上肢力量明明不弱,但就显得很单薄。
“得了吧哥哥,你掰手腕都掰不过老岳。”卜凡凡打着游戏还不忘吐槽。
“你也就比我好一点儿,对得起你快两米的个儿吗!”
岳明辉路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增高,回去再加一层,心里暗下决定。

木子洋穿背心就会像小瘦鸡,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夏天一到木子洋基本上就是裸着上身到处走的,也就是坤音还没什么访客,木子洋身材又好宽肩窄腰倒三角的,各位也就没反感的随他了。

“卧槽…………”倪丽诗第一次到坤音看到木子洋背影的时候没出息的愣了会儿,甚至后续一段时间看到木子洋都会下意识脸红。
“穿衣服!”卜凡凡远远看着,抬手给木子洋扔过去上衣:“能不能在公司里注意点形象!能不能!”
“你哥哥我美好的肉体,穿衣服才是对不起它。”有滴汗正从发梢落下来,在锁骨里打个转然后慢慢往下流…
“卧槽你干嘛”惊呼然后被克制的压回喉咙,身上扑过来一只大型犬啃咬自己引以为豪的腹肌。粗重的呼吸打在赤裸的皮肤上,再往下滑一些就是敏感部位,眼前人有意识的加重力气,木子洋的皮肤很白,留下痕迹简单的多。最后顺着腹肌舔咬到喉结,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穿衣服吧,或者你想把这些给他们看。”
暧昧的红淤和牙印。

木子洋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抓过背心套上:“没大没小!”卜凡凡摸着后脑勺笑着跟出去,心满意足。
木子洋开始庆幸有背心这种发明了,起码还可以露个胳膊,后来天太热又暗搓搓换上了露背的衣服,最后换回了背心。
其中曲折,参考上文。


03想家
卜凡凡是个不太恋家的人,去了北服两三年也没多想家。木子洋更是,忙的巴黎上海到处飞的时候没空想家。
进了坤音就不一样了,练习累到喘不过气瘫在沙发上,卜凡凡突然想起自己夏天穿着拖鞋背心去楼下打啤酒,金黄色的啤酒装在塑料袋里上面还有没消下去的啤酒沫,白白的厚厚的像棉花糖,带着股麦芽的香味,还有青石砖有点硌脚的上坡路。
记忆带着温度和味道扑面而来,疲乏的身体被冲击着听之任之,一米九的山东大汉鼻头一酸,低头眼泪开始吧嗒吧嗒的掉。
不只是想家,也是想那份舒适安逸了。

桌子上多了一杯饮料,味道熟悉的很。
卜凡凡抹了一把眼睛看见木子洋趿着鞋回房间。
生姜中药味的可乐。崂山可乐。
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的掉。
连安慰人都笨拙,卜凡凡记得他第一次喝这个的时候呲牙裂嘴的嫌弃,满口中药味。倒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坤音也屯了一瓶。

不止一瓶,卜凡凡后来才知道书桌下面有一箱的崂山可乐,每次想家了木子洋就抬抬下巴让他自己去拿着喝。
勉强慰藉。
后来小鱼勒令减肥,崂山可乐换成了白花蛇草水。
后来出道了参加综艺节目,四个人里只有卜凡凡和木子洋对白花蛇草水毫不抵触,那个苦涩咸烦的夏天迷茫绵长的亲吻。


04 失声
秋冬换季的北京可能有病,一个周过了春夏秋冬的卜凡凡成功感冒了。打着喷嚏还被小鱼嘲笑白长这大高个儿,第十二次把擦鼻涕的纸团投到垃圾桶里,三分球,漂亮!
卜凡凡揉了揉鼻子,继续回去压腿。
最糟糕的大概就是感冒的自己不能借着压腿光明正大的抱木子洋了,不骗你,木子洋后背曲线真的很好摸。
卜凡凡抱着队长一边嚎一边走神,直接导致第二天起来嗓子哑了。
不,是失声了。

这是个大事儿,去医院检查完说是上呼吸道感染,临时的而已。坤音也突然安静下来,少了个海蛎子味儿不适应得很。
“干嘛?”卜凡凡已经跟在木子洋身后一上午了。
“老岳!卜凡凡问你他裤子你放哪了!”
“阳台箱子上…”
“小鱼!卜凡凡问你他嗓子这个样能不能少几组练习!”
(小鱼微笑.jpg)
“我要这个和这个,卜凡凡不要这个,其他都要。”
食堂大妈顺着木子洋的手给他俩分饭。

“小凡凡你别戳了,你洋哥嗓子也快哑了。”卜凡失声这几天,木子洋大概说了一个月的话,这种戳一下看看眼神就知道他要做什么的默契,比卜凡凡自己去和人比划解释来的轻松得多。
就算木子洋中间一度闭麦不管卜凡凡了,公司里其他人玩你画我猜没头绪还是带着他回来找木子洋。
确认过眼神,是自己家的人。
“他要回趟学校。”
“这他妈和你比划的有什么因果关系?”
鬼知道。
算了,是木子洋知道。

那么卜凡凡为什么不能写下来,自备纸笔呢?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看着跟在木子洋身后时不时揩把油的卜凡凡想不明白。
所以岳明辉是个大直男。

揉揉头发木子洋往沙发里面蹭了蹭,给卜凡凡让出位置。
“洋洋…”声音还有点哑,讨好的下垂狗狗眼,黑黝黝的看着木子洋,抬手揉了揉他头发,你啊,再装会儿失声吧。


05 借钱
卜凡凡永远迟到,公司打卡都从指纹变成面部识别了,卜凡凡也没拿到全勤奖。

“哥哥…”
“就二百。”
“哥哥你今天特别帅,乍一看就像藤原拓海,我有一点点想喝奶盖,不知道你让不让我buy~”木子洋晃着手里的两百块钱享受着每周一次freestyle闭眼吹,美滋滋的跟着点头。
“老岳弟弟!洋哥请咱喝奶茶了!”等的就是木子洋猫儿似的眯着眼点头,卜凡凡跳起来抽出夹着的粉色钞票号呼着往外跑。
“走咯走咯!谢谢洋哥!”小弟从熊里弹出来跟着卜凡凡往外冲。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木子洋撑起身子想说点啥,被路过的岳岳按回沙发里:“谢谢大洋哥咯…”
“岳明辉!你要点脸!多大人了还蹭我的奶茶!”对着岳明辉没什么好手软的,坤音老年组日常打闹。

“买的什么?”
“红茶奶盖温的”从肩膀上面塞进木子洋怀里,然后自然的趴在他肩上,呼吸喷在衣服和脖子的空隙里。
“还剩多少?”
“一百多…”明显没了底气,偏着头蹭自己。
“起开!”从沙发上站起来卜凡凡的手也顺着肩膀摸到腰,依旧巴巴的看着自己。
“口袋里自己拿,什么时候还?”
“今晚今晚,床上还…”
“去你的。”扔了个白眼

那么支付宝走天下的木子洋口袋里为什么永远有二百现金呢?
估计是在等每周一次的freestyle吧。


06 棉裤
大家好,我是棉裤。
一只热衷于木子洋床上的所有东西的猫。
有段时间我一度怀疑木子洋是我的远房亲戚成了精,他和我的喜好一模一样,超级软的被子,奶香味儿还有睡不醒。
四舍五入我们就是一家猫了。我拍着他床上的玩偶得出了结论。然后被他扔出了房间。
不就是因为卜凡凡在咬木子洋吗!他咬你你为什么不扔他!扔我干什么!
棉裤很委屈,棉裤哭唧唧。

但卜凡凡最近很喜欢我,给我买了一大堆吃的,还让我上他的床,可我还是喜欢去木子洋床上,可以躺在岳岳妈妈和木子洋中间,喜欢。
啊,这么想想其实睡卜凡凡床上也可以,偶尔可以趴在卜凡凡和木子洋身上,一大早还会被早起的卜凡凡亲亲抱抱举高高。
他说怕我乱动吵起木子洋,可是木子洋腰上的皮肤好好我舍不得走呜呜呜呜呜。
???
我被卜凡凡扔到了走廊里。我招他惹他了??你可以摸他腰我为什么不能趴一会儿!
棉裤很委屈,棉裤哭唧唧。


07 晚安
这是我陪他过的第四个生日。
第一年是走秀结束的庆祝宴,换好衣服到饭店才知道是他的生日。
比我小了快两岁,差8天两岁。
在我四处叽叽喳喳还需要被妈妈拉着喂饭的时候,他在距离我五百公里的地方呱呱坠地。
十几年之后会在陌生的城市相遇,想想也是奇妙。
刚刚从大厂出来没几天,他还是瘦的厉害,回来昏天黑地的睡黑眼圈也没消下去。
“唔…洋洋?”翻了个身面向自己,嘴里嘟囔了一句。
“嗯?”
“快睡吧,这都几点了…”眯着眼从枕头下面找手机。
“行啦,睡了。”拦下找手机的手,按到枕边,他应了句又回到梦里。
晚安吧,第四年,第四十年之后的自己和你。
我爱你。
暴雨狂澜,你还是你。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