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1.0 旁观者的角度

akarishi0149:

按理来说王琳凯是卜凡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两个人关系链里的其他三个人是岳明辉朱星杰,还有岳明辉的前女友。


第一次见面的局面有一点点尴尬,当时是岳明辉高中同学聚会。他的前女友拉着朱星杰出现,三分骄傲三分紧张十分不安地告诉岳明辉,这是她的新男友。


岳明辉一眼看穿面前的小伙子根本不是什么男朋友,不过一挡刀的好闺蜜。岳明辉这个人,心软又善良,趁着前女友上厕所把朱星杰拉到楼下抽烟,然后好死不死地看见他的手机屏保是个小男孩。朱星杰嘴上说是弟弟,但是两个人都很清楚这事儿基本是漏了。前女友的话题变得很虚无、嚼起来干巴巴的涩,像春天湖面上煞有介事的薄冰,踩碎不踩碎全看你想不想。


秘密不是让两个人走得更近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朱星杰不知道两个人属于前者到底算不算是运气好。但是当时他没想通,难以启齿的秘密被人接受,要么是对方真心善良,要么因为对方根本是同类。


所以第二次见面就变成了四人聚会。


朱星杰带着手机屏保上的小弟弟,岳明辉带着一抬头看不见脑瓜顶的傻大个。


那时候王琳凯还没有脏辫,但是正为接脏辫留头发,柔柔的刘海稍微盖住眼睛,为图方便平均五秒钟一次手动中分。第一印象是冷冷冰冰带点儿酷,但是菜还没上就变成了笑嘻嘻的混世小魔王。


大二的卜凡普通话依旧说不清楚,平均每三句话里夹着一句青岛方言,岳明辉调侃这位北服男模经常对着化妆师说海产味儿方言导致对方先茫然再狂笑,所以他的造型时间总是比其他人长。卜凡一本正经地挤出八字眉,瞪大两只眼睛,没有啊哥哥,我挺短的啊,挺短的挺短的。


王琳凯一边笑得拍大腿一边岔卜凡,你哪儿短啊多短啊?男人不能轻易说短。


初次见面还不能简单粗暴用打屁股解决一切,卜凡只能保持那个受惊大型犬一般的神态继续一本正经,唉我说小兄弟,出门在外必要的时候还是少说两句比较好,不然后果可能很严重。


他这次把“很”说成了“hin”,王琳凯一边笑一边学,在椅子上晃来晃去像个奇怪的弹簧玩具。


朱星杰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垮,岳明辉看着仨人的表情心想这算是什么修罗场?


白羊座嘛,要么相见恨晚要么互不顺眼。


岳明辉大概明白朱星杰心里想的什么,“以后出来,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就差下战书立军令状拼个你死我活了。


幸好朱星杰在现代音乐学院,王琳凯住通弗吉尼亚,近水楼台先得月。卜凡和岳明辉安安静静做朝阳群众就行。岳明辉和朱星杰本来也没那么推心置腹,老死不相往来也未尝不可。


但是缘分这事儿说倒霉真倒霉,挡都挡不住。


在初次见到卜凡之后半年,王琳凯全家搬到了中关村,据说是托关系转到了重点高中。


朱星杰和王琳凯实时距离三十公里开外。


这次是真的“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了。


岳明辉看着逃了晚自习跟他们一起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的小孩心情十二分复杂,打住了自己想跟卜凡二人世界的声讨、对朱星杰异常同情的告白,发挥海归硕士的身份语重心长,弟弟啊,你明年高考还考嘛?


王琳凯倒是回答得很轻松,考啊,我明年就考回去了,回通州跟我杰哥上一个学校。


你说说你折腾不折腾?折腾不折腾?卜凡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把剥好的烤虾塞进王琳凯嘴里。


王琳凯笑嘻嘻在凳子上一晃一晃,岳明辉猛眨几下眼睛,恨不得把眼前俩人可怕的互动都眨到不存在——孽缘孽缘。紧接着开始在心里埋怨自己前女友,找外人气自己也不找个像样的,要不是这幼稚鬼自己也不至于认识朱星杰,卜凡也不会认识王琳凯,自己也不用跟上刑一样看着这两个蠢货秀起来没完没了。


卜凡和王琳凯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们这样每天都想见面、无时无刻不想聊天不想触摸对方的心情是什么。


幸好岳明辉也不是小孩,他知道知难而退,在感情上遇到一点点阻碍就很容易选择放弃,很多人说这是渣男特质,但是他现在觉得能用这种薄情的方式避免自己重复受伤也未尝不可。


但是朱星杰如果看到这两位祖宗在这儿你侬我侬可能会去后厨抄刀给卜凡一个透心凉心飞扬。


岳明辉想着忍不住觉得脖子后头一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他们弄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不喜欢对方之前可能一切早都已经结束了。该回家的回家,该上班的上班,生活艰辛的时候就知道啥他妈了逼的爱情不爱情了。


高考之前一周朱星杰给王琳凯打了个电话。最后一个学期王琳凯爸妈没收了他的手机,周六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微信的时候朱星杰总想让王琳凯给他发个语音听听,但是又觉得这种要求太矫情也太明目张胆。暗恋这种东西最害怕见光,做朋友的感觉总有暧昧的浪漫在,要伸手打碎显得异常艰难。现在这个状态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想通太晚,反应过来的时候朋友已经做得太久了。


王琳凯接电话的时候朱星杰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其实他也不知道要嘱咐男孩什么——王琳凯那么优秀又聪明,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也不懦弱畏缩——其实他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听他笑嘻嘻地叫一声“杰哥”。


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卜凡老揍我,天天打我。


嗯。


你说我还会不会长个儿啊?


你才多大啊,肯定会长。


我觉得等我长到两米就能把卜凡吊起来打了。


他欺负你?


也没有啦。


……


朱星杰拿开话筒叹了一口气,打个电话想听听喜欢人的声音,结果听了一个小时情敌的名字。


此时此刻朱星杰真的十分怨恨岳明辉,要不是他伤了自己学姐的心也不会有高中同学聚会上假扮男友的朱星杰。好死不死岳明辉眼睛尖心眼儿也挺尖,一眼看穿他喜欢王琳凯。要是没有这个中年男子(不)在中间瞎掺和哪有卜凡什么事儿。


挂了电话准备继续在练习室熬夜,然而打开了音乐手脚却突然伸不开。


他隐约记得这首歌歌词的大概意思是,爱情这回事儿如果没有人用枪指着你、多半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忍不住去想写这首歌的人脑袋上是长了一盆绿萝还是渣男本渣,但是比起那些现在更清楚的是,他听着这样的歌心里有一百二十分、一百五十分、二百分、五百分的难过。

评论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