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困水银

Temperature -39℃

好喜欢寒冷的国家啊。

偏爱漫长的黑夜,被雪覆盖整个冬天,木柴噼里啪啦地燃烧,坐在暖炉烘热的木地板上,拥着毛毯昏昏欲睡。

阳光偶尔会出现,不够充足的温度把白雪融化成半碎坚冰。慢腾腾把自己裹成厚厚的杯子蛋糕,戴着颜色鲜艳的线帽出门,被凌冽的风掀得发抖,拢着手跺脚哈气,像只企鹅慢悠悠地穿越人烟稀少的公路。

白天太短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才能走到市场,没有人声鼎沸的热闹,摊贩举着扁平的军用酒壶碰杯,商量着晚饭要不要去街角的咖啡厅点一份酸菜猪肘配土豆泥。饱和度过高的水果在钨丝灯泡的照亮下显得新鲜可口,突然意识到,寒冷的地方真适合种莓果。

我喜欢莓果。


不过都是我瞎想的啦,看完男与女以后爱上芬兰的冬日桑拿。酸菜猪肘是德国的,我没吃过啊,但是看龙族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记得,明明是随口一提的小细节。还有莓果,因为看到关注的博主去俄罗斯看球,po了市场的照片,蓝莓树莓还有草莓,买了一整袋折合人民币也才50块,好便宜,是我的天堂。

想去的地方真多啊,除了这里,哪里都好。

评论